《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时间:2021-5-25 作者:花小时

反映知青运动的文学作品很多,严歌苓的作品《天浴》就是其中之一,它讲述了女知青文秀一次又一次用肉体换取回城机会的故事。等待她的不是希望,而是毁灭。

《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跟王小波《黄金时代》里面黑色幽默的风格不一样,在《天浴》中,严歌苓以女性的角度,用细腻的笔触刻画了一场盛大的时代悲剧。

《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主人公文秀作为典型呈现在观众面前,可背后的黑暗里,却藏了许许多多的文秀。

《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1998年,陈冲将这部小说搬上了大荧幕。16岁的李小璐借此片一炮而红,却因此踏上了另一段唏嘘人生的历程。

《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说回这部电影,该片于1998年在新加坡首映,同年揽获无数大奖,并被时代周刊杂志选入年度全球十大佳片。但它却因多项原因,未能在内地上映,而电影所揭露的时代伤痕,却值得每个人深思。

《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十八岁的纯真少女文秀,虽然出身普通,但却有着平淡幸福的生活。在国家的号召下,文秀主动报名下乡插队。

《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临行前,所有人都依依不舍,妈妈一边给她洗澡,一边关切地叮嘱她注意安全。干裁缝的爸爸亲手给她缝制衣服,一家人其乐融融。出发时,成都一片欢庆,每个下乡插队的人,胸前贴着大红花,有歌舞欢送,有物资可领。

《天浴》:女知青“献身”换前途,人性背后的肮脏,是时代的伤痕

此时,每个人下乡插队的人,都怀抱着对前途的希冀和新生活的期盼。没有人知道,命运的魔爪正悄然伸出,笼罩在她们的身上,遮天蔽日,不见青天。

一开始,文秀和好友被分配到一家奶粉厂工作,日子平平淡淡,过得也算开心。

但人生的拐角点却不期而至。有一次看露天电影时,有个男的不怀好意地摸了文秀一把,文秀跟好友与这群占女人便宜的男干部生气争吵。

事情的处理结果是:好友离奇失踪,只剩下一块红丝巾孤零零地飘荡在树枝上,而文秀则被厂长调去草原学习牧马,并允诺她三个月回来以后直接升为干部。

带着升职的愿望,文秀凭着一腔孤勇来到草原生活,跟随着牧马人老金住在一起。此时的文秀并不知道,厂长所给的承诺,不过是空口白话,背后却满是算计。

草原生活虽然艰苦,但也舒心。老金因为年轻时候一次争执,导致丧失了性能力,所以文秀可以放心跟他共用一个帐篷。老金脾气温和,对天真烂漫的文秀十分包容。

文秀爱洗澡,他便为她挖了一片天然浴池,还帮她赶走周围想靠近的野男人;文秀爱美,他便给她举着镜子,让她时刻照个够。

在荒凉的草原里,有老金这样忠厚老实的男人照顾,是文秀悲惨生活中唯一一点幸运。只可惜,无论老金如何体贴入微,他终究没有办法帮忙解决文秀浓烈的思乡情谊。

文秀每天掰着指头过日子,日日夜夜盼望着厂部的人来接她回去。到了和厂长约定的日子时,文秀梳妆打扮得漂漂亮亮,在牧场焦急又兴奋地等待着组织的人来接她回去。

可是文秀等啊等,等啊等,终究等不到组织的人,只迎来了一位过路的供销员。供销员长得眉清目秀,他告诉文秀,“厂部的知青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但凡家里有点钱的、有点门路的知青,或者主动给领导投怀送抱的女知青,现在可能都已经在成都找到工作了。”

为了可以回城,心思单纯的文秀向供销员献出了自己的身体。于是,她又一次陷入无尽的等待中。这一次,她等待的,是她以为可以带她回去的供销员。

文秀没有等到回城的机会,却等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声称可以让文秀回城。心如死灰的文秀,又一次献出了自己的身体。

可惜,她的希望又落空了。在她等来第三个开着越野车的男人时,她已经完全自暴自弃了。

从赶着木板车的男人到骑着摩托车的男人,从骑着摩托车的男人到开着汽车的男人,再到不知道第几个男人,文秀的尊严和希望,被残忍地践踏在荒凉的草原里。有时候“一个才走,下一个就跟着进来。”

最开始的文秀,是一个干净漂亮的姑娘,时刻将自己梳妆打扮得整整齐齐,但随着肉体的堕落,文秀开始变得蓬头垢面,穿着脏兮兮的军大衣,散乱着头发,活脱脱一个女疯子。这是在暗示文秀的灵魂也随着肉体的堕落而逐步走向腐化。

后来,文秀不幸怀孕了,老金骑马带她连奔二三十里到场部找人算账。

有人问他,“找谁?”

老金瞬间懵圈,转脸问文秀:“找哪个?”

最后他直接说,“随便哪一个,哪一个都行”。

因为他知道,文秀受到的伤害,并不是一个人就能造成的,而里面每个人,都是加害者。“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男性和强权对文秀的伤害,早已从个体伤害上升到群体伤害。

在医院里,文秀刚做完流产手术,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却没有一个人同情她。女人们都在骂文秀是“破鞋”,男人们则嘲讽她受的伤不值得。

这时候,隔壁一位男知青“张三趾”为了让自己顺利回去,故意受了工伤,并凭借“国家二级伤残”证明,成功拿到了回城的名额。他趁人之危,闯入病房侵害了文秀,可是其他人对此却无动于衷,并嘲讽她“还在勾引男人上她的床”。

最后,文秀清醒了,不再对未来有任何期盼了,她在老金为她搭建的天浴池旁,整理好妆容,编好了头发,重新系上了她的红丝巾,在老金的帮助下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而老金送走文秀以后,也陪同她殉情离去。这一刻,“老金感到自己是齐全的”。

“天浴”是指在露天的场地沐浴,电影和小说的名字之所以用《天浴》命名,是因为“沐浴”是贯穿全片的线索。

文秀临行前,妈妈亲自为她沐浴,而她到了乡下以后,尽管环境再艰辛,也一直坚持洗净身体。这时候,文秀的灵魂和肉体都是洁净无瑕的。

而当文秀在命运的摧残下一次次献身以后,她便一同放弃了外在的洁净,选择与肮脏为伍。这也暗示着文秀在体制的压迫下失去自我。

最后她彻底放弃回城的希望,选择在浴池旁边了断生命,这正是应了林黛玉那句“质本洁来还洁去”。文秀的伤痛,是时代刻在无辜者身上的伤痕,今人更应该引以为戒,在污浊的环境中学会坚守自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