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与文学精神–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

时间:2021-5-23 作者:花小时

昨天是五四青年节,在100年前的昨天,北京大学的学生发起了五四爱国运动。在社会动乱的年代,他们奋起反抗,执着于自己的理想,想把国家建设得更加美好,强大!在五四与文学相交织的时代,五四先背与文学精神上达成了一种共识。

五四与文学精神--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

五四与文学精神--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

第一,叛逆与创造精神。在五四文学的倡导者那里,如梁启超,鲁迅,胡适等,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采取了价值重估的态度,对一切信条,一切人生观、道德观,都采取了“评判的态度”,发出了“从来如此,便对么”(出自《狂人日记》)的追问。鲁迅、胡适等学者,他们在传统文学的废墟上,在对西方文化实行“拿来主义”的基础上,重构了新的价值系统,实现了文学价值观念系统的更新。这样的更新难免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偏激,但从总体上来说,离开了这样的叛逆精神,五四文学的确立将是难以想象的。钱理群曾经说过,五四文学是沿着两条路前进的,一条是郭沫若的自由解放的精神,另一条是鲁迅批判,重建的精神。在这两条路上最本质的就是创造与叛逆的精神,这是最内核的东西。

五四与文学精神--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

五四与文学精神--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

第二是“人的文学”的人文主义精神。个性解放的实质是人的解放,使人从自然和社会的各种限制其自由健康发展的束缚中摆脱出来,获得人的应有的权利和价值。在郭沫若的《女神》中,就突显了他的解放,对于自由的向往。它使现代文学与封建的“非人的文学”的决裂,完成了对“为人生,而且要改良这人生”的启蒙主义的皈依。这也是鲁迅的所有作品中的本质精神便是对于人的呼唤,他的弟弟周作人也写了“人的文学”。

第三是忧国忧民的悲剧精神。这种觉醒的悲剧意识,使作家从“瞒和骗”的喜剧观念中解放出来,还社会和人生以真实的本来形态,传达了他们对人类生存的悲剧性体验,特别是作为一代觉醒者孤独心态的体验,显示了他们执著于“改造国民性”的坚定信念。这在鲁迅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很多人读鲁迅的作品会感觉为什么要把当时的人们写得这么落后,封建,腐朽,这一切都是为了叫醒当时沉睡的人们。

第四是“拿来主义”开放精神。这是来自于鲁迅的一篇关于“拿来主义”的文章。这个开放的精神,从根本上破除了中国文化中心论或优越论,在兼收并蓄中找寻到为我所用的精神资源,开启了“以外国文学为师”和建构中国气派的新文学的崭新历程。使外国文化或文学成为一代先驱对中国封建文化文学决绝态度的重要资源。这其实同五四先辈的经历有关,他们很多人都是在国外留学的,鲁迅、周作人在日本留学,胡适在美国留学,在五四时期,是多种思想相互碰撞,激荡的时代。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