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郎”为何是对情郎的昵称?

时间:2021-5-21 作者:花小时

  南唐后主李煜有一首著名的词《一斛珠》,其中吟咏自己的娇妻:“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红茸”即“红绒”,刺绣所用的红色絨线;“檀郎”则是周皇后 对情郎李燈的昵称。“檀郎” 一词为什么会具备这样的含义呢?各种辞典都解释说这个称谓跟西晋著名文学家潘岳有关。
  《晋书。潘岳传》载:“岳美姿仪,辞藻绝丽,尤善为哀诔之文。少时常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之者,皆连手萦绕,投之以果,遂满车而归。”《世说新语。容止》篇载:“潘 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刘孝标注引《语林》:“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
  ”潘岳字安仁。这就是“掷果盈车” 的典故。可笑的是,《晋书》称:“时张载甚丑,每行,小儿以瓦石掷之,委顿而反。”张载也是当时著名的文学家,仿效潘岳出行,但因貌丑,以至于被小儿用瓦石投掷。《世说新语》则 把这个“东施效颦”的故事安到了同为著名文学家的左思头上:“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
  ”左思字太冲。不过,《晋书》和《世说新语》的记载都没有提到潘岳跟“檀郎”有何关系。唐代诗人李贺有一首名为《牡丹种曲》的诗,其中写道:“檀郎谢女眠何处?楼台月明燕夜语。”“谢 女”指东晋才女谢道韫。南宋学者吴正子注解说:“檀奴,潘安小字,后人因目日檀郎。
  谢女,旧注以为谢道韫,盖以才子才女并称耳。”明代学者曾益则注解说:“潘安小字檀奴, 故妇女称呼所欢为檀郎。”清代书画家冯金伯所著《词苑萃编》引述了隐逸诗人顾茂伦的疑问:“诗词中多用檀郎字,不知所谓。解者曰,檀喻其香也。后阅曾谦益李长吉诗注云:‘潘安小字檀奴,故妇人 呼所欢为檀郎。
  ’然未知何据。”李贺字长吉。顾茂伦除将曾益误为曾谦益之外,他的这个疑问却非常有道理,《晋书》和《世说新语》等有关晋代的史料中并没有潘岳小名“檀奴” 的记载,最早的记载出自南宋吴正子之手,但南宋相去晋代将近一千年,吴正子又是如何得知潘岳小名的呢?虽然这是一粧疑案,但至迟到唐代已开始流行“檀郎”的称谓,全唐诗中凡数十见。
  也许美男子潘岳的小名确实叫“檀奴”,虽然史籍无载,却因此成为女子对心爱男人的昵 称,也算是一粧趣事了。

“檀郎”为何是对情郎的昵称?

情郎就像神奇的太阳这句歌词是什么歌

  姑娘爱情郎
作词:孙艺程 作曲:孙艺程
演唱:慕容晓晓
lrc编辑:习 qq:335020326
心上思念的那个人 还留在远方
夜夜想来夜夜盼望
想念故乡的水 和年迈的爹娘
离家的人谁愿意流浪

心上挂念的那个人 是我的情郎
他点燃我爱的希望
依偎的肩膀是北方的男儿
心甘情愿两眼泪汪汪

情郎就像升起的太阳
喔 照亮草原辽阔的边疆
我是你最心爱的姑娘
哦 翩翩起舞乘风去飞翔
情郎就像升起的太阳
喔 照亮草原辽阔的边疆
我是你最心爱的姑娘
哦 翩翩起舞乘风去飞翔
心上挂念的那个人 是我的情郎
他点燃我爱的希望
依偎的肩膀是北方的男儿
心甘情愿两眼泪汪汪

情郎就像升起的太阳
喔 照亮草原辽阔的边疆
我是你最心爱的姑娘
哦 翩翩起舞乘风去飞翔
情郎就像升起的太阳
喔 照亮草原辽阔的边疆
我是你最心爱的姑娘
哦 翩翩起舞乘风去飞翔
情郎就像升起的太阳
喔 照亮草原辽阔的边疆
我是你最心爱的姑娘
哦 翩翩起舞乘风去飞翔
心上挂念的那个人
心上挂念的那个人
心上挂念的那个人
心上挂念的那个人。
  

“檀郎”为何是对情郎的昵称?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