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配音」往事(小小说)|云如月

时间:2021-5-18 作者:花小时

2019第43期

「文配音」往事(小小说)|云如月

关注我们 纯文字原创头条号,我们一直在路上

「文配音」往事(小小说)|云如月

中国文学网 •《执子之花》文学社

「文配音」往事(小小说)|云如月

——

时光机(小小说)文/云如月

.

十四年前,不对,应该是十六年前,那个夏天,具体一点,是阳历7月份。

那天一大早,我鬼使神差地,独自一人爬到了一座山顶,那座山的名字我忘了,只记得,它出奇的高,出奇的险,如果换作以前,我一定会觉得山下的风景出奇的美,无论如何也会拍上几张美照,因为我一向喜欢山水花草,更喜欢用相机留下它们的美好。只可惜那天,我没有一点心情去欣赏。

天空飘着蒙蒙细雨,我俯瞰山脚,那些人,那些物,是如此的渺小,我如同做梦一般,自己都难以相信,究竟是如何一步一步爬上这么高这么险的山顶,并且还是一个人。此时,我竟然惊奇地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害怕,难道我的恐高症没了?以往,不要说往高山下看,记得一次和家人乘摩天轮,我的脚刚一离开地面,心就莫名地恐慌。

就在我心事重重,思绪纷飞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小妹妹,山下景美吗?”转过头,一位老者不知何时站在了离我大概两米的右侧,正一脸微笑地看着我。

他高高瘦瘦的身体,装在了一件青衣长大褂内,银白的头发很长,随意地束在了脑后,银白的胡须也很长,正随风飞扬。一张脸瘦瘦的,隐约可见古铜色皮肤下的骨头。但他的目光却那么炯炯有神,亲切和蔼的声音中,能让你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不由让我想到了一个成语,“仙风道骨”。

“爷爷好”,感觉他应该有八九十岁,所以,我很自然地称呼他为爷爷。

“小妹妹,你为何一人?”老者可能看出了我一脸的心事,一边向我走近,一边关切地问道,仍旧一脸和蔼的笑容。

“我,我……”我低着头,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能将话说完整。“小妹妹,有啥烦心事,不妨说出来听听。”我抬头看了看他,他的笑容他的表情他的眼神都在鼓励着我。

于是,我告诉了他,读大学的弟弟现在住院,病情很严重,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说着说着,我便控制不住地抽泣,继而双手掩面大哭了起来。

当我逐渐情绪平复下来后,我发现老者右手从上往下一遍一遍地撸着他那长长的白胡子,正一言不发,微笑地看着我。过了会,他的嘴唇动了动,慢腾腾地吐出了八个字,“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那个表情就如同吐仙气一般。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救我弟弟呢?医生说,他活不了多久了!可是,我不想让他小小年纪就死掉,他还在读书,再过两年就大学毕业了……”我再度失控地呜咽了起来。

老者仍旧一脸淡定地看着我,“你我今日能够此山相遇,也算有缘,爷爷就送你一件礼物吧!”说完,他从肩上的一个蓝色包裹里取出一个掌心大小的黑色小方盒,向我递了过来,我想都没想就伸出了双手,他将那个小方盒轻轻放到了我的手心,然后便转身离去。

“里面是一粒药丸,我自己研制的。相信我,就马上回去给你弟弟服下!”他头也不回地丢下了两句话。他的嗓音洪亮,声音在山间回荡。他的步伐矫健,如同年轻人一般,转眼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黑盒子,伸手使劲拧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不是做梦。我连忙捏紧黑盒子向山下奔去。

一大半路乘车一小半路跑,气喘吁吁的我,争分夺秒地奔进弟弟所在的病房,顾不上喘气,更顾不上爸爸看我的目光,以及妈妈的责备,还有妹妹时不时发出来的哽咽声,我轻轻扶起病床上虚弱的弟弟,命令妹妹倒上一杯温开水,然后打开那个黑盒子,取出那粒黑色的小药丸,慢慢送进了弟弟的口中。

看着弟弟将药丸咽了下去,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将他的头轻轻放平,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如同刚从河水里面上了岸。我抬头看了一眼一脸愕然的父母,还有我的妹妹,然后端起弟弟床头柜上剩下的半杯水,一口气灌了下去。

当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明扼要地跟他们描述了一番后,我看到了父母,还有我的妹妹,他们那一脸的质疑,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此时的我一点也不在乎,所以也就无需跟他们多解释,因为我相信那个老者,更相信弟弟会有奇迹发生。

两天后,弟弟的主治医生检查后告诉了我们一个好消息,说弟弟的病情在好转,我当场兴奋地跳了起来,一旁的父母也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妹妹开心地跑过来使劲地拥抱了我,我紧紧握住弟弟的手,跟他说了两个字,“加油!”我那亲爱的弟弟,随之也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给了我一个虚弱的笑容。

一个月后,弟弟痊愈出院。

两年后,弟弟顺利地将大学读完,然后找了个比较满意的工作,工作期间,还谈了个漂亮善良的女朋友……

成语“良性循环”的意思,“是指事物之间相互关联、互为依托,组成多个循环滋生链条,形成共同促进的因果关系。”所以,我弟弟身体好了后,对弟弟宠爱有加的父亲,脸上的忧愁也随之烟消雾散,对父亲疼爱有加的奶奶,也因为心情好,而活到了102岁,寿终。

上个礼拜,国庆长假,也是弟弟36岁生日,他提议我们一大家子出去玩玩,当他问我想去哪玩时,我的脑海里忽然就蹦出了十几年前的那座山的大概模样,最重要的是,我想找到那个白发白胡子老爷爷。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座山到底叫啥名,我手机百度了下,感觉和黄山的莲花峰很相似。

于是,在我的坚持下,我们姐弟仨分别带着自己的小家,陪同着父母,十来口人浩浩荡荡地向安徽黄山出发。

站在莲花峰的山顶,抬头是湛蓝的天空,朵朵白云,低头是山脚下美丽的风景,阵阵微风拂过,心情特别地舒畅,我拿出手机四处疯狂地拍摄。忽然,一位白发老人的背影走进了我的镜头,似曾相识,他正在不远处的一个亭子里打太极。

我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喜悦,快步走了过去,而他仍旧旁若无人地一招一式认真地推出去收回来。好不容易等他停了下来,我连忙走上前,“爷爷,您认识我吗?十六年前,是不是您给了我一粒药?”

老人一脸困惑地看了看我,然后微笑着说,“小妹妹,你认错人了吧?”接着便转身而去。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老人渐去渐远的背影,老人那依旧轻松矫健的步伐,还有他那和蔼洪亮的声音,十六年的那一幕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想着想着,我忽然泪流满面。

作者简介

云娟,网名云如月,来自江苏宿迁泗阳,定居于上海浦东,喜欢随着文字一起飞翔,向往春暖花开的地方……

______

出品:中国文学网 、《 执子之花》 文学社

社长、主编:梦行千古

制作编辑:王璠

管理:杨欧(微信进群 youhaifanxing )

投稿:3571404537@qq.com

微刊:zgwxw2017

打赏:收益归作者所有

运营:古瑞和文化

______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