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学的角度怎么看待“德云社的相声”?

时间:2021-5-27 作者:花小时

德云社是民间团体,说相声为的是挣钱,所以就得迎合市场。而市场以大众口味为主,大众口味都偏低俗一点,比如老少爷们茶余饭后,就是扯闲篇,下三路,伦理哏是最能引起共鸣的,所以郭德纲早期能得到大批粉丝拥趸,大致是三条。

一条是人设,把自己塑造成被人欺负的受气包,向上层,权威开火,翻身后快意恩仇,上演逆袭励志剧情,这是大批屌丝和草根阶层共同的幻想,所以先得了人。

二就是作品,把传统相声段子打乱,比如老段子一段可能只有六个包袱,就足够了,这样就有大量的段子来演出,而老郭却一次演出,使用好几段相声的段子来凑一段相声。一些老先生说郭德纲,基本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坏了行业潜规则,六七百段相声被老郭裁剪后,也就剩下一二百段了。这样老郭说一段就用了传统好几段,给的量就足,这也是当初没有门派没有师父的后果,应该说有好有坏。

三,老郭本身就出身胡同草根,文化也不高,不过天赋好,尤其是对市场的敏感,他能清楚的知道观众的口味,也知道使用传播手段,所以早期的作品就是很三俗,这是无可争议的,然后靠电视台,广播,网络同时传播,自己在剧场也天天用大量时间搞营销,还隔三差五德云社闹点话题,这里永远有热度,就一直很火,这是娱乐圈炒作的不二法门。

综合以上,他只要有热度有流量有人掏钱捧场,就可以了,小剧场,商演都是如此,粉丝看德云社已经不是单纯去听相声,而是要参与进入,这样就不要求作品的质量了,大家只要玩高兴了,观众能接个下茬,抖个机灵,一场就过去了。

这样的趋势,造成德云社没必要在打磨作品了,而且好多演员也没有创作能力,比如老郭经常说我们都没词。有的观众以为是他们功力好,其实本质是,不想打磨作品,对付一场就可以了,最近十年,你看到老郭还有像点样的作品吗。

对比青曲社苗阜王声,高晓攀,金菲,天津马军盛伟,相声新势力等人,他们还没有流量,还在兢兢业业搞作品,德云社有点萝卜快了不洗泥,只有孟鹤堂,张鹤伦,烧饼等寥寥无几的人在搞作品,文学性还谈不上吧。

相声的传承与发展论文依据?

传统相声是在一个漫长的历史阶段,吸收了各种艺术和生活的营养逐渐形成的。同所有的民间文学一样,传统相声有它的集体性、口头性、变异性和传承性的特点,一般没有专业作者,也没有固定的文学底本,往往经过了无数艺人的实践,经过了观众的选择、比较,最后才成为臻于成熟的作品。因此,被保存下来的传统相声数字不确,据说有六百多段,但是解放后记录成稿的仅三百段左右。而这三百多段里内容也互有重复或雷同,手法也间有穿插和近似之处。

相声和小品的区别是什么?

用我们这里的家乡话来讲,相声就是扯白,(单口叫做发神经,话粗理不粗,勿怪);小品则是演戏。我觉得这个说法很经典,很好地将两者区分开来了。

相声的着重点于“讲”。北方相声分工明确,一个负责捧一个负责逗。你这里长篇大论说得口干舌燥,他那里哼哼哈哈也许只有几个字,颇有主角配角的意思。南方相声则没有太多讲究,可以你先说一段接着我再说一段,这样观众看上去显得更灵动有生气些。小品的着重点在于“演”。有道具有生活场景,在比较短的时间里演一场戏。段子好坏很重要,对表演者的要求也更高。

为什么有的相声总是离不开京剧?

为什么相声总是离不开京剧?

从文学的角度怎么看待“德云社的相声”?

谢谢邀请,原来相声都是在京津地带的一种文艺表演形式。一般来说开始在地摊上表演,收点费用养家糊口,很少有机会登大雅之堂。解放后,国家对文艺工作者都非常重视,无论什么表演形式都有机会获得表演的机会。

从文学的角度怎么看待“德云社的相声”?

从文学的角度怎么看待“德云社的相声”?

从文学的角度怎么看待“德云社的相声”?

那么,为什么相声艺术总离不开京剧呢?因为京剧是国粹,是国家重要的艺术表演形式之一,原来在文化艺术领域是坐头把交椅的,由地方到国家都是非常重视的。由徽班进京200年来,无论朝野都是非常看重的,特别在清朝时期,朝庭有重大节假日,都会召唤京剧名角入朝表演,而且各大官府也会召京剧名角唱“堂会”,可见京剧的艺术影响之大。解放后,国家也对京剧艺术也非常重视,党和国家领导人有时也会看一下京剧表演,毛主席和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也多次接见京剧著名表演艺术家。

相声表演艺术主要是“说、学,逗、唱”,其中唱的形式就是以京剧为主导,兼唱其他的艺术形式。这样的艺术风格就符合中国人民的艺术要求和欣赏情趣。也能引起中国人民对中国文化和文学艺术的共鸣。

因此,相声的艺术总是离不开京剧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