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人生之感悟(钟老师)(给钟老师的作文)

时间:2021-5-25 作者:花小时

文学人生之感悟

文学人生之感悟(钟老师)(给钟老师的作文)

文学即人学

文学是爱的飞扬,是恨的宣泄,是情的激荡,是仇的幽怨;爱恨情仇,化为文学的千姿百态,万紫千红。文学即人学,人的思想,人的情感,人的悲欢离合,统统会被文学这个怪物彰显得沸沸扬扬,暴露得淋漓尽致,使人手舞足蹈,令人潸然泪下。驰骋于文学的天地,总会觉得人生的风光旖旎异常。

司马懿智慧

《三国演义》众多的英雄人物中,各保其主的中流砥柱,非诸葛亮、周瑜、司马懿莫属。诸葛亮神机妙算,让人崇拜;周瑜风流倜傥,让人喜欢;司马懿老谋深算,使人敬佩。文学大家,颂扬诸葛亮、周瑜的诗文可谓举不胜举,脍炙人口;唯对司马懿的褒奖寥寥无几。也许是正统观念的影响所致,也许是人物的影响程度不同造成。然而,司马懿却是三人中最成功的历史豪杰,他把曹魏政权控制于手掌之中,争得了司马家族大一统的天下,并使之传递自己的子孙。

诸葛亮、周瑜所侍君主比较开明,因而二人各自如鱼得水,施展自如;司马懿则不然,他的君主曹氏父子既残暴又多疑,对“既得陇,复望蜀”的人是戒备甚严,限制有加的。司马懿行事真可谓如履薄冰,举步维艰。对内举事,他要小心翼翼,以避曹氏父子的陷害;对外作战,他要殚精竭虑,以躲诸葛孔明的陷阱。如此忍辱负重,战战兢兢,非有冲天之志、撼地雄心是不可想象的。然而,他终于将不可一世的曹氏父子、聪明绝顶的诸葛孔明分别拖得精疲力竭,不治而亡。他夺取了曹氏的政权,打败了蜀军的进攻,建立了司马家的专制政权。到底谁是英雄,不是昭然若揭了吗?“忍人所不能忍,才能做人所不能做”,至理名言也!“不以成败论英雄”本是学问家的高端修养,本人学识短浅,在“以成败论英雄”怪圈里转悠也就不足为奇了。

刘姥姥进贾府

人生的百科全书《红楼梦》有一段刘姥姥进贾府的描绘,精彩极了。破衣烂衫的刘姥姥进入富丽堂皇的贾府,饮酒吃肉,乐不可支,至于怪态百出,呼出“老刘老刘肚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的疯话,惹得锦衣玉食的男女老少们捧腹大笑,呼啸西东。然而,似乎不知自尊的刘姥姥,明知众人在寻她开心,却佯装不知,继续发疯,让众人尽兴。最后,酒足饭饱,接受点富家的施舍,笑眯眯地离去了。读罢此段,感慨万千,穷人也有人格尊严,如此被人耍笑,天理何在?

文学作品如冰山浮于水面,因其八分之七在水下,才显其威武豪壮,这是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海明威的“冰山理论”。深探水下,才觉刘姥姥是大智慧之人,知足常乐,随遇而安,怪态百出,不计人颜。到后来,贾府败落,那些曾经耍笑刘姥姥的男女老少都成了阶下之囚,不可一世的管家王熙凤死于非命,倒是刘姥姥花钱买了一领炕席,将其埋葬。到底谁是赢家?见仁见智,任凭论说吧!

民族魂

鲁迅的文学作品,“怪话连篇”,却唱久不衰,究其原因,“民族魂”三个大字诠释得明明白白。

鲁迅先生的故居,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萦绕着现代文学的灵气,使人左顾右盼,流连忘返。鲁迅恰好生活在新思想、新文化盛行的时代,故而如骏马驰骋在广阔的草原,尽情地呐喊。如果生活在秦始皇时代,第一个被活埋的非他莫属;如果生活在老佛爷时代,第一个被砍头于菜市口的一定是他。原因何在?他的文学作品形象地暴露了国人的劣根性,自然也包括各级的统治者。讳疾忌医是统治者的通病,就如阿Q一样,绝不允许别人谈论他的赖疮疤。鲁迅暴露国人的劣根性,目的是唤起清醒者的救治,改变奴隶之邦的国民性,使民族得到复兴,人民获得自由。因而,在他的遗体上覆盖上“民族魂”三个大字是当之无愧的。

人格早已酒中泡

《舞女泪》中有一句“人格早已酒中泡”的哀婉唱词,听起来使人难受,舞女的辛酸、痛苦、无奈、警世昭示得情深义切。若要深究其源,唯恐秃笔难言;但要借溺酒之态而发肺腑之论,似乎还能信手拈来。酒酣情至,信誓旦旦,千言万语,千姿百态,内容到底如何?。

曹操煮酒论英雄,十分精彩。奸诈多疑的曹操借酒力试探刘备的心志,智慧超人的刘备佯装平庸无奇,终使曹操放下心来,充满杀气的鸿门宴偃旗息鼓。曹操“人格早已酒中泡”,奸雄的嘴脸暴露无遗。

贪官污吏,无赖地痞,汇集酒楼,丑态百出,“人格早已酒中泡”。这是堕落的起始,这是自设的牢笼,这是不尽的隧道。

然而,酒有时还是高雅之士的良师益友。三五知音,聚在一处,烈酒下肚,吟诗作赋,畅谈人生,陶醉亲友盛情,拥抱自然风光,酒中谈论更昂扬,岂不“喜洋洋者矣”!李白斗酒诗百篇,刘伶醉酒成酒仙,陶潜唱酒东篱边,千古佳话,万代流传。

腹有诗书气自华

苏东坡先生的名句“腹有诗书气自华”,历来被人传颂、钟爱,原因很简单,人们大都乐于同腹有诗书者打交道,获得“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欢喜;也乐于使自己成为谈吐高雅、气度不凡的高雅之士。

宋代大诗人黄庭坚饱读诗书,他感慨道:“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两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这真是至理名言!读书对自己的道德修养、学问积淀,有着不可替代的神力,嗜书如命的黄老先生那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简直就是神句,对朋友的深情,对人生的感喟,对世态的无奈,引起读者无穷无尽的联想,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清代戊戌变法的领袖、举世公认的大学问家梁启超先生那篇《少年中国说》使人荡气回肠,列位请仔细欣赏这几句:“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读了这几句,回顾屈辱史,痛惜戊戌变法之夭折,渴望梁氏豪杰之再现。没有读万卷书之积淀,何有走万里路之雄健?梁启超思想之博大精深,又怎能为不识几个字的慈禧妖婆所理解?民国大作家梁实秋先生在《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中有这样的精彩片段:“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高等科楼上大教堂里坐满了听众,随后走进了一位短小精悍秃头顶宽下巴的人物,穿着肥大的长袍,步履稳健,风神潇洒,左顾右盼,光芒四射,这就是梁任公先生。”每读至此,我都会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内心充满了对梁任公的无限崇拜。

作者简介:钟长荣,笔名高山流水,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五常市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本科毕业。几十年笔耕不辍,曾在国内多家报刊杂志网络发表多篇文学作品,获得多次文学创作奖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