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时间:2021-5-24 作者:花小时

《论贵粟疏》-晁错

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视频加载中…

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非能耕而食之,织而衣之也,为开其资财之道也。故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国无捐瘠者,以畜积多,而备先具也。 今海内为一,土地人民之众,不避汤禹。加以亡天灾数年之水旱,而畜积未及者,何也?地有遗利,民有余力,生谷之土未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出也,游食之民未尽归农也。民贫则奸邪生,贫生于不足,不足生于不农,不农则不地著,不地著则离乡轻家,民如鸟兽,虽有高城深池,严法重刑,犹不能禁也。夫寒之于衣,不待轻暖;饥之于食,不待甘脂;饥寒至身,不顾廉耻。人情一日不再食则饥,终岁不制衣则寒。夫腹饥不得食,肤寒不得衣,虽慈母不能保其子,君安能以有其民哉?明主知其然也,故务民于农桑,薄赋敛,广畜积,以实仓廪,备水旱,故民可得而有也。民者,在上所以牧之;趋利如水走下,四方亡择也。 夫珠玉金银,饥不可食,寒不可衣,然而众贵之者,以上用之故也。其为物轻微易藏,在于把握,可以周海内而亡饥寒之患。此令臣轻背其主,而民易去其乡,盗贼有所劝,亡逃者得轻资也。粟米布帛生于地,长于时,聚于力,非可一日成也。数石之重,中人弗胜,不为奸邪所利,一日弗得而饥寒至。是故明君贵五谷而贱金玉。  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过百亩;百亩之收,不过百石。春耕,夏耘,秋获,冬藏,伐薪樵,治官府,给徭役,春不得避风尘,夏不得避暑热,秋不得避阴雨,冬不得避寒冻:四时之间,亡日休息。又私自送往迎来,吊死问疾,养孤长幼在其中。勤苦如此,尚复被水旱之灾,急政暴赋,赋敛不时,朝令而暮当具。有者,半贾而卖;亡者,取倍称之息;于是有卖田宅,鬻子孙,以偿债者矣!而商贾大者积贮倍息,小者坐列贩卖,操其奇赢,日游都市,乘上之急,所卖必倍。故其男不耕耘,女不蚕织;衣必文采,食必粱肉;亡农夫之苦,有阡陌之得。因其富厚,交通王侯,力过吏势;以利相倾,千里游敖,冠盖相望,乘坚策肥,履丝曳缟。此商人所以兼并农人,农人所以流亡者也。  今法律贱商人,商人已富贵矣;尊农夫,农夫已贫贱矣。故俗之所贵,主之所贱也;吏之所卑,法之所尊也。上下相反,好恶乖迕,而欲国富法立,不可得也。方今之务,莫若使民务农而已矣。欲民务农,在于贵粟。贵粟之道,在于使民以粟为赏罚。今募天下入粟县官,得以拜爵,得以除罪;如此,富人有爵,农民有钱,粟有所渫。夫能入粟以受爵,皆有余者也。取于有余,以供上用,则贫民之赋可损;所谓损有余,补不足,令出而民利者也。 顺于民心,所补者三:一曰主用足;二曰民赋少;三曰劝农功。今令民有车骑马一匹者,复卒三人。车骑者,天下武备也,故为复卒。神农之教曰:「有石城十仞,汤池百步,带甲百万,而亡粟,弗能守也。」以是观之,粟者,王者大用,政之本务。令民入粟受爵,至五大夫以上,乃复一人耳,此其与骑马之功相去远矣。爵者,上之所擅,出于口而亡穷;粟者,民之所种,生于地而不乏。夫得高爵与免罪,人之所甚欲也。使天下人入粟于边,以受爵免罪,不过三岁,塞下之粟必多矣。 [注释] 1.瘠: (jí) 2.敛: (liǎn) 3.鬻: (yú) 4.贮: (zhù) 5.迕: (wǔ) [评析] 本文提出了提出的重农抑商的论点。主张重农抑商,固然是看到商人对农民的剥削,但更重要的,是看到商人作为民间的一种活跃力量,具有腐蚀和破坏专制政权的作用。所以在中国以后长期的封建社会中,成为一贯的政策。文章细密严谨,切合实际。

[作者介绍] (公元前200?~前154)西汉学者、政治家、散文家。颍川(今河南禹县)人。少习申商刑名之学,文帝时,因通晓文献典故,为太常掌故,曾奉命从故秦博士伏生受《尚书》。后任太子家令、中大夫等职,深得宠信,号为“智囊”。晁错曾向文帝提出了“以粟为赏罚”、“入粟拜爵”等办法以贯彻汉初重农抑商,与民休息的政策。在政治上,力主削弱诸侯势力,维护汉帝国的统一,触犯了朝内贵戚勋臣和诸侯的利益,因而遭到激烈反对。景帝即位,晁错迁为御史大夫。“数请间言事,辄听,宠幸倾九卿”(《史记·晁错传》)。景帝三年(前154),吴楚等七国以诛晁错“清君侧”为名,发兵叛乱,朝内大臣窦婴、袁盎等以此迫使景帝默许,把晁错腰斩于长安东市。

科幻界大咖集体发声:中国科幻第一城 成都当之无愧

11月11日,在成都东郊记忆,2017中国科幻大会和第四届中国(成都)国际科幻大会正式开幕。本届大会以“众创聚力、幻创未来”为主题,具体包括开幕式、中国科幻产业论坛、国际科幻峰会、科幻系列专题会议、科幻与创意文化展、成都国际科幻电影展等6大板块活动,吸引了众多科幻大咖。成都晚报记者对现场的科幻杂志《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刘慈欣、“银河奖”最佳长篇小说奖得主江波、科幻作家王孝达、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吴岩、新生代科幻作家谢云宁6位科幻界大咖进行了采访,在他们看来,成都具有发展科幻产业的天时、地利、人和,无论是作品、作者的积累还是科幻氛围的营造、科幻产业的规划,“中国科幻第一城”的地位,成都当之无愧。

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视频加载中…

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此次大会,四川省科技协会与成都市高新区正式签订“中国科幻城”项目战略协议,据介绍,项目初步选址为成都市高新区空港新城,拟建设中国科普科幻影视基地、中国科博场馆研究设计中心、中国科普科幻传媒基地、中国科幻艺术馆、科幻文创孵化园、科幻创意教育园区、四川自然科学博物馆、未来人工智能动漫产业区、科幻世界乐园等9大区域,涵盖科幻产业各个环节,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具有产业集聚效应和特色的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奠定成都成为中国“科幻之都”的地位。

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科幻杂志《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成都有全国最好的科幻杂志 是科幻人才聚集地

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成都是中国科幻之都,也是中国科幻第一城,她被科幻迷称为中国的科幻圣地,因为这里有最好的科幻作者,以中国乃至全球发行量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科幻文学专业期刊——《科幻世界》为媒,积累了丰富的科幻创作资源、科幻作品资源、科幻读者资源和科幻出版资源。“姚海军告诉成都晚报记者,这些作品的影响力为科幻动漫、游戏的改编、影视产业化提供了最具优势的发展基础,这也是为什么称成都是中国科幻第一城的原因之一。姚海军说,由《科幻世界》杂志社设立并颁发的“银河奖”代表了当今国内科幻创作最高水准,使成都成为二十多年来国内唯一积聚科幻人才之地和全球科幻盛会主办城市之一。

先秦两汉文学欣赏-《论贵粟疏》-晁错

在科幻产业的发展方面,姚海军认为,科幻氛围的营造和科幻产业的提升发展不仅能奠定成都作为科幻之都的地位,更能加快成都市新经济发展的步伐,“科幻发展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而是科学和科技的融合,它对于想象的价值提升有着难以估量的作用。它的进步有利于促进成都市科技创新发展,为成都吸纳一批科幻人才,推动科幻产业相互融合互通。”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吴岩:成都打造科幻第一城老百姓能感知得到

“打造科幻城市不仅要有一批科幻爱好者,还要有一些科幻刊物做为支撑。”南方科技大学教授、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吴岩表示,成都与其他城市相比具有打造科幻第一城的良好基础,本地出版的《科幻世界》杂志在业内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培育了一大批科幻作家,“我从1978年在《科幻世界》发表了第一篇作品后,就与成都结下了不解之缘”

吴岩说,成都建立了科幻博物馆,有一些科幻特色的咖啡厅,这让普通老百姓都能时时感受到科幻的魅力,是尤其难能可贵的。“这次中国科幻大会,我看到政府的投资、鼓励政策也在向这方面倾斜,感到非常欣慰。”吴岩说,在考虑一种持续激发产业发展政策的时候,可以对以科幻为主题的公司给予税收减免,科幻影片上映的时候也同样给与一些优惠,这对成都打造中国科幻第一城是非常有益的。

吴岩说,科幻产业要得到良性发展,就要做好与科技之间的互动,成都不仅要做好科幻作品的创作,也要在科幻作品开发的技术上进行创新。“这些可以和成都的游戏产业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产业链,完成书和电影、游戏之间的IP转换。”“而发展科幻产业里面包含科幻技术的开发,就是如何把这些科幻作品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出来,这同时也会成为成都发展新经济中的一部分。”吴岩说,在发展科幻技术时,或许可以创造一些颠覆性技术,形成新的套路,这对成都新经济发展是大有裨益的。

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刘慈欣:科学技术为科幻创作提供故事素材 我对人类未来充满乐观

近两天在成都东郊记忆音乐公园举行的2017中国科幻大会上,作家刘慈欣表示,“作为一名科幻作家,我对科技、人类未来充满乐观。” 当被加拿大科幻作家德里克・昆什肯问到其乐观主义从何而来时,刘慈欣表示自己的乐观主义不是盲目的乐观主义,“我认为,光明的未来的可能性更大。”刘慈欣坦言,自己的乐观主义是建立在“科学技术已经表现出来的巨大力量上。当然,这种力量不止是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但不管是正面、负面的力量,都是力量。只要它是力量,我们就有可能用到正面上来。”他认为,“只要我们用开放、科幻的观点来看未来,我们对世界就会显得乐观。”

刘慈欣说,现在很多人的世界观还停留在古代科学时代,停留在牛顿时代,真正能用量子力学的时代,甚至更先进的科学理论来看待世界的人还很少。对于科幻小说创作者来说,科学技术和基础理论的不断进步,为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故事素材。

“银河奖”最佳长篇小说奖得主江波:非常看好成都

科幻作家江波的《银河之心Ⅲ·逐影追光》获得本届“银河奖”最佳长篇小说奖。 “这次大会的规格之高是前所未有的,说明成都对科幻产业的发展非常重视。”江波表示,科幻作品作为一种对科学普及、想象力开发有促进作用的文学类型以后会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政府的大力倡导也给成都科幻产业发展释放出了一个明确而积极的信号。“另外,目前科幻领域的很多奖项也培养出了大批新人。”江波说,现在每年都能看到一些新的面孔和令人惊喜的作品,说明科幻产业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

江波说,成都此次举办中国科幻大会充分显示出了成都在科幻界的历史地位。“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科幻领域只有一本成都的《科幻世界》杂志,它对培养中国的科幻作者以及今天科幻产业的快速发展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江波说,成都打造中国科幻第一城的决心是非常坚定的,而四川又是一个最适合做文创的地方,其动漫、游戏产业的发展态势良好,这为科幻作品的后期开发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我很看好成都在科幻方面有所作为。”江波表示。

科幻作家王孝达:成都让科幻产业成为流行趋势

科幻作家王孝达于1939年8月生于苏州,1979年后任教于成都大学,并发表处女作科幻小说《波》,后陆续发表50多篇科幻小说及200多篇科昔、科学文艺作品,共约200多万字。有多篇作品被译为英、德、日和世界语在海外发行。曾先后获国家、部省级科学文艺、科普、文学奖五十多项。

作为扎根在成都的老一辈科幻作家,王孝达对当下成都科幻发展有着深刻的感悟,“科幻发展离不开三个核心要素——作品、作者、组织,然而成都是全国科幻资源最丰富,科幻活动最频繁的城市。这里占据了科幻文化和产业发展的天时、地利、人和。”王孝达说,成都是科幻作者交流、活动的聚集地,1979年创刊的科幻刊物《科幻世界》让几代科幻作者在这里成长,同时,成都也是科幻迷的集中营,“成都有许多大专院校及中学,这些学生也是科幻作品的主要受众,他们对该类作品的热衷对成都科幻文化的发展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

在王孝达看来,随着一次次科幻大会在成都的举行,越来越多的人将注意力放在了科幻产业的发展上,无论是电影投资还是游戏制作都融入了科幻元素,并且成了当下流行的趋势,而成都优质的科幻人才和作品资源,为它们的生长提供了先决条件。“从我第一篇科幻小说发表至今,我感受到成都的科幻氛围正从小众逐渐变成大家关注的焦点,而科幻产业的发展也从单纯的科幻小说衍生出了许多产品,无论是游戏、动画片、动漫、电影,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科幻,而这对于科幻创作也是一个良好的促进,因为科幻本身也需要产业作支撑。”王孝达告诉成都晚报记者,随着影视基地、科幻乐园等设施在成都的落地,科幻将不仅仅是文学作品中的一种类型,而是能够成为真正推动成都新经济发展的一种新形态、新产业。

新生代科幻作家谢云宁:成都科幻创作已开始步入良性循环

谢云宁是新生代科幻作家,于2004年发表处女作《回溯》,后陆续在《科幻世界》《文艺风赏》《新科幻》等刊物发表作品五十余万字。作品题材丰富,多以天文,计算机,生物工程为主题,旨在追求科学硬核与人文关怀的有机结合。

“成都打造科幻第一城,是由其自身的众多优势条件共同决定的。首先,成都这座城市自身的气质与科幻所需的氛围就很合拍,自由包容创新;与此同时,本土杂志社例如《科幻世界》杂志社等众多出版机构耕耘科幻事业数十年,是中国科幻最重要的堡垒。”

谢云宁说,成都的科幻文化经过这几年的稳步发展,如今,从事科幻事业的公司已如雨后春笋般相继出现。“我身边的许多朋友,已经有很多人都开始在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科幻作品的创作,他们和我一样,都是科幻小说迷,而这也让成都的科幻创作步入良性循环。”

新闻链接

《2017科幻产业报告》:2016年我国科幻产业整体市值接近100亿元人民币

《2017年科幻产业报告》指出,2016年科幻阅读市场总和为13.2亿元,与上年相比增加约6%。其中新出版科幻类250种,较上年增长11%,新书销售码洋超过7亿元。期刊接近2000万元,各类数字阅读市场总和则超过2000万元。阅读市场的主要增长点依旧是纸质出版领域,期刊和数字阅读的增速持续低迷。

2016全年院线科幻电影总票房为76.4亿元,较上年增长13%。其中国产科幻电影35亿。

科幻网剧共16部,总点击量56亿,用户付费接近10亿元。两者相较2015年,都有接近50%的涨幅。广告营收、版权转让等其他收益整体保持相对平衡。

报告指出,2016年中国科幻产业整体市值接近100亿元人民币,较上年涨幅为13.8%。其主要增长点有二,一是国产科幻网剧逐渐开始找到自己的生存和盈利模式,二是,科幻电影在引进和国产两方面都有所表现。

成都晚报新媒体记者 曹璐 卢燕飞 万天月

摄影、视频制作 吕国应 万维纲

编辑:李钰莹 责任编辑:李端阳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