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味小说、传奇体与民间志

时间:2021-5-22 作者:花小时

作者:张元珂,中国艺术研究院传记研究中心

鲁味小说、传奇体与民间志

作为中国大陆“90后”作家群体中的优秀代表,尚启元的文学历程、出道方式以及在新锐作家群体中的崭新形象都备受瞩目。近年来,他在小说、诗歌、散文和影视剧等诸多领域全面发力,且成就不凡,更是引发业界新一轮的关注与阐释。而在诸体中,影响之大,成绩之突出,尤以长篇小说为最。在网络小说创作方面,无论十七岁时创作、长达86万字、阅读量已超过1000万次以上的奇幻小说《微风吹拂过的时光》,还是于近期完稿、几个月内阅读量即达55万次的历史文化小说《刺绣》,都可显示出其在网络文学领域内的受欢迎程度;在传统小说创作方面,无论于2015年、2016年先后初版和再版的《大门户》,还是于2018年出版的《芙蓉街》,他都致力于对齐鲁民间文化的深度开掘和对深置于其中的人性样态的独特表现,亦足可显示其在“纯文学”创作方面的不俗表现。作为文坛“新生力量”,尚启元从网络小说到传统小说创作齐头并进,已有成果以及未来创作潜能都非同寻常。然而,学界对其小说创作的关注与研究远远不够,目前虽有几篇论文出现,但所论并没有真正触及其核心议题。

“鲁味小说”是尚启元最显赫的文学名片。所谓“鲁味”,要义有四:一,文化味。齐鲁文化传统与其小说创作之间所形成的互为表里、互为生发、互为塑造的“间性关系”,使其小说创作从一开始就形成了自身独有的文化气质。鲁商、鲁菜、老济南、芙蓉街、孝妇河……不管作为一种地域文化符号,还是作为一种文化资源或文化表征,都给予尚启元无尽的文化滋养和写作动力。这种围绕“文化味”的集中书写在《大门户》《芙蓉街》中更是得到淋漓尽致地展现。无论前者书写鲁商,还是后者聚焦鲁菜,那种渗层于文字间的带有浓郁齐鲁人文传统的“文化味”,就如同血与肉、一张纸的两面,已很难将之剥离。或者说,若离开对这种文化的体悟和表达,其小说价值也就大打折扣了。二,生活味,即小说注重表现齐鲁大地上的民间烟火色。《芙蓉街》是一部描写老济南城市变迁、文化兴衰和人性风景的长篇小说,是继王方晨的《老实街》之后又一部描写济南市井生活和历史风貌的长篇力作。小说借助对贩夫、走卒、厨子、戏子、窑姐、乞丐、奇人、义士等形形色色民间小人物群像的描摹,以及对店主、传教士、政界官宦、商界要人等社会上层人士言行风貌的描绘,从而对沉潜于各“时间单元”中的生活图景以及由此而生成的人情、世态作了立体、生动地书写。与《老实街》的微观化、内在化、精神化表达向度不同,《芙蓉街》以其对城与人、历史与人、文化与人等内在关系的多侧面、多角度、开放式书写而赋予“老济南”以全新生命。其中,老济南人的言行、性格、交际、邻里关系,老济南店铺商号的位置、分布、发展变迁,在小说中都有细致描写。三,人情味,即小说注重描绘人与人之间美好感人、相濡以沫或患难与共的风情画。从整体上来看,其主体向度总倾向于对真善美、家国情怀、民间道义的集中表达。这种趋向在对民间亲情、友情或爱情的书写中更具有感染人心的艺术魅力。比如,《芙蓉街》对陆明诚与李玉儿一波三折情感历程的讲述,《大门户》对王树臻、李嫚、蛐蛐彼此间真挚情感和虔诚信义的集中表达,其“人情味”的书写都足够感人。再比如,小说中那些落难者、流浪者或深陷生活困境的人,总会于某个偶然的际遇中得到救赎。这也许是作家本人的真纯心性使然。说白了,从世俗生活中的“人情味”,到文学中的“人情味”,作者在此又作了审美维度上的提纯。四,风情味,即对地域自然风景、地方风物或习俗的描摹、交代。在其小说中,风景作为一种话语或修辞,总是与对内在于其中的人性、人情的深描,或对命运或家国主题的深度表达关联为一体。比如,在《芙蓉街》中,有关“老济南城”街巷、泉水、店铺、饮食、茶艺的描写或介绍,特别是有关鲁菜名称、制作工艺、变迁史的描述,除作为小说内容中的一部分而独立显义外,还更多被用以辅助对人物、故事、情节的艺术营构。设若没有此类话语参与,所谓“人间烟火”、“世俗百态”、“家国情怀”、“民族史诗”也就无从谈起。如何理解作者对上述“四味”的书写?以小说方式书写并回馈滋养自己的文化故乡,自是天性敏感、有才、多思、尚情、崇义的尚启元生命中必然要发生的灵魂对话。然而,对话的结果却带来新收获,即这种带有文化寻根和代偿意味的综合表达,不仅在题材上还是在写法上,都为齐鲁文学提供了新经验和新样式。

“传奇体”网络小说是尚启元第二张文学名片。尚启元的网络小说融传统与现代、典雅与通俗于一体,既追求大众文学那种传奇性和可读性,也不乏精英文学的雅致和深层文化诉求。《微风吹拂过的时光》带有青春色彩的奇幻叙事,不仅是对自我意识、成长体验与不羁想象力的诗性描摹,也是对超越现实的“彼岸世界”的一次凌空建构。从中不难看出作者对诸如爱情、宿命、孤独、流浪等青春期内“成长”主题予以深度开掘与表现的企图。这类作品普遍追求修辞上的华美,虚构与想象似脱缰的野马,虽形式上获得了彻底的自由,但总觉得在表达上“不及物”,相关内容或主题也相对单薄一些。如果说早期写作因生活经验不足而明显存在华丽修辞淹没主题、形式盖过内容的弊端,那么待《刺绣》问世(完稿于2020年6月),一种立足民间文化,聚焦大历史进程,书写传奇故事,展现大格局、大气度的“传奇体”范式的生成,则真正标志着已在网络文学领域内弄笔多年的尚启元从此拥有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招牌”。这部以苏州刺绣行业生态和绣娘传奇为素材写成的大型长篇网络小说,既兼容商战、谍战、情战等通俗小说一波三折的情节发展模式,又有对历史、人性、文化传统,以及对人、时代、环境彼此间本质关系等宏大命题或深层主题的探讨。由此也不难看出:尚启元的“传奇体”在模式上与中国通俗小说存在渊源相继的关系;在“网络小说”创作中引入“纯文学”笔法,并试图在小说结构方式、情节营构、人物关系或主题表达向度方面有所探索与创新。强调可读性(好看、有味),追求深刻性(有温度、有情怀、有内涵),从而使其网络小说在商业价值与艺术价值的有效融合方面有了更多可能。尚启元的网络小说一开始就立于很高的起点上,在如今对网络文学精品力作和经典化呼声日隆的大背景下,其未来更可期、可待。

“民间”和“民间志”是理解其小说核心内涵的两个关键词。讲述厨子、绣娘、民商的传奇故事,展现厨界、商界和小市民阶层的民间秘史,并从中发现微言大义,开掘出新命题,这是作者从事小说创作的一个基本愿景。如此以来,晚清以来的历史进程及其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比如慈禧太后、韩复榘),都被置于小说背景位置上,成为映衬“民间”或“民间人物”的背景墙,而与之紧密相关的世态人情、文化人格、老城形象,甚至某一院落、某一条街、某一店铺、某一绣房等“虚拟角色”倒成了作者真正想予以刻画或深描的对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与其说《芙蓉街》讲述鲁菜厨艺斗争中的传奇故事,毋宁说是对一种“老济南”形象及其文化内涵的凭吊式书写;与其说《刺绣》在讲述江南绣娘们的传奇故事,毋宁说是在为一个已逝群体作志;与其说《大门户》在讲述一个商人的传奇人生,还不如说是为鲁商塑魂(找寻那遗留于民间历史深处的精神之根)。这种修辞愿景一旦落实于笔端,即是对一个个生命样态、一种种人物关系或一幕幕生活场景的细致描述。然而,“民间”在此不仅成为框定或承载此种意旨的“装置”与“取景器”,而且还在此自立为主体,最终成为小说所要侧重凸显的“主体形象”。以此而论,是否可以说《芙蓉街》、《刺绣》、《大门户》就是一种“民间志”呢?或者说,作者以小说方式在从事一种新式文学志的书写?如果这种“认定”成立,那么,有关尚启元及其长篇小说的释读将会拥有更宽广的展开空间。

建构“大时空体”,彰显驳杂而宏阔气象,亦是其长篇小说一大艺术特色。无论“鲁味小说”还是网络小说,对“大时空体”的营构,以及对人物命运际遇的大跨度讲述,都是其统一性的艺术格调。《大门户》《芙蓉街》《刺绣》中的“时间”都介于晚清到1945年之间,都设置众多人物角色(出场人物动辄二十多个),都侧重对某一主人翁形象的塑造(《大门户》中的陈树臻、《芙蓉街》中的陆明诚、《刺绣》中的沈雪馨),都聚焦某一文化空间的艺术建构(绣房、“芙蓉街”、店铺商号,等等),都设置某一神秘角色(《大门户》中的传教士仲钧安、《芙蓉街》中的仇仙人、《刺绣》中的陈兰芳),都力在讲述大时代里小人物的传奇故事,都旨在表达多重主题(生死、爱恨、家国、民族、人性内涵、生命价值,以及人、历史、环境彼此间的关系,等等),人物关系都预设一个由“不可能”向“可能”发展的演进模式(比如,《芙蓉街》中陆明诚与高珊珊的相怨、相离和相逢,《刺绣》中陶清珂、张铭辉、沈雪馨彼此间裹挟或被裹挟的命运际遇,《大门户》中陈树臻在大时代中颠簸流离、起伏不定的奋斗史)……这都使其长篇小说在外在形制上展现出了为同代小说家所少有的驳杂、宏阔气象。事实上,将如此多的“宏大构想”置于一个文本中,以及将如此多的“小说要素”关联为一个整体,并最终经由创作主体审美转化与整合后而凝聚为一种艺术格调,或升华为一种气质,这对任何一位作家的艺术素养和能力都会构成巨大的挑战。尚启元的处理是成功的,作为一种小说艺术实践方式,其姿态和经验在新锐作家群体中亦足够突出、典型。

总之,作为新锐作家,尚启元是值得珍视的。“90后最有人情味的作家”,“传统文学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两句来自评论界的评语常被他引入“作家简介”中。姑且不论“最有”与“最后”之论精当与否,但由此所展现的作家形象及其审美追求则大体上是合乎实际的。作为稀缺资源的“人情味”被融入对文学的理解与实践中,作为“新文学”精神源头之一的“传统文学”成为其守正创新的出发点,这种追求与文学实践在“90后”作家群体中并不多见。最重要的是,他在“新媒体写作”和“纯文学”之间自由调换,且能自成一体,成就不凡,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目前,除上述“鲁味小说”、“传奇体”网络小说外,他还在游记散文、文化随笔、影视剧本写作、诗歌等方面留下了大量的文字,也都有待评论界予以关注和阐释。

来源:中国青年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