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文学:现实主义的坚守及新变

时间:2021-5-22 作者:花小时

作者: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郭宝亮

河北文学:现实主义的坚守及新变

河北是文学大省,自新中国建立以来,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各个领域都取得了重大成就。十七年时期,除了从解放区走来的诗人田间、远千里、曼晴、刘艺亭等继续创作了大量优秀诗歌外,还涌现出了刘章、何理、浪波、尧山壁、戴砚田等优秀的乡土诗人;新时期以来,张学梦、边国政、姚振涵、刘小放、曹增书、伊蕾、陈超、郁葱、大解、刘向东、杨松霖、刘松林、何香久、简明、白德成、萧振荣、韩文戈、李南、东篱、李寒、北野、见君、李洁夫、宋峻梁、石英杰、孟醒石、胡茗茗、施施然、青小衣等都以他们的诗作活跃在诗坛上,都曾产生重要影响。河北的散文与报告文学也异常活跃,十七年时期就有方纪的《挥手之间》、房树民等的《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新时期以来,老作家孙犁、徐光耀等专事散文创作,成就卓著。孙犁《亡人逸事》《黄鹂》等散文作品,在平淡自然中蕴含着悠远的意味。徐光耀的长篇散文《昨夜西风凋碧树》笔力雄健,境界阔达。铁凝、梅洁、张立勤、韩羽、郭秋良、刘家科、刘江斌、桑麻、张丽钧、雪小禅等的散文都曾产生过全国性影响。报告文学创作发展迅猛,涌现了李春雷、一合、梅洁、王立新等作家,他们的作品《黑脸》《宝山》《朋友》《创世纪情愫——来自中国西部女童教育的报告》等,题材重大,影响广泛。

河北文学:现实主义的坚守及新变

当然,河北文学的重要成就还是在小说创作领域。而小说创作也十分鲜明地体现了河北文学坚守现实主义创作特色而又融汇创新的发展路径。十七年时期,河北小说上承解放区文学传统,在革命历史题材和农村生活题材两个领域取得了重要实绩。前者如梁斌的《红旗谱》,孔厥、袁静的《新儿女英雄传》,孙犁的《风云初记》,李英儒的《野火春风斗古城》,冯志的《敌后武工队》,雪克的《战斗的青春》,刘流的《烈火金钢》,徐光耀的《小兵张嘎》《平原烈火》等,都曾产生重要影响。后者如孙犁及其影响下的刘绍棠、从维熙、韩映山、房树民等“荷花淀派”的创作,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一道靓丽风景。孙犁创作于1956年的《铁木前传》,是十七年时期少有的最优秀的小说之一。而孙犁影响下的“荷花淀派”是十七年时期最重要的也是最有特色的创作流派之一,为当代文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直到新时期,铁凝、贾平凹、莫言等优秀青年作家均受到孙犁的影响。

改革开放以来,铁凝成为河北文学的一面旗帜。她的创作始终与时代共呼吸,既继承坚守着现实主义的精神,又不断地创新发展,成为河北文学继往开来,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一种风向标。“香雪”时期的铁凝以“香雪般善良的眼睛”在细微处寻找真善美,在日常生活中讴歌理想。善良、美好、温馨构成铁凝早期创作的基调,细腻、恬静、雅致构成铁凝这一时期创作的基本风格。“玫瑰门”时期的铁凝一改那种单纯地在生活中寻找真善美的冲动,而是深入生活的细部,深入人物复杂的内心,试图全方位、复杂地表现生活,加强了对生活混沌的展示。《玫瑰门》中塑造的司猗纹是中国当代文学人物画廊中不可多得的形象之一。2000年推出的长篇小说《大浴女》,实现了她所追求的“复杂的单纯”的艺术境界。2006年出版的长篇小说《笨花》,是她走向艺术综合阶段的集大成之作。对民族精神、民族文化的坚守,是这部作品的基本主题之一。

除了铁凝之外,新时期河北小说创作队伍主要由三个梯队构成。第一个梯队是出生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些作家,他们与共和国一同成长,经历了五六十年代以及“文革”,因此当历史进入新时期,他们站在了文学复兴的前哨。他们是贾大山、汤吉夫、陈冲、张竣、潮清、申跃中、奚青、关汝松等。贾大山在1977年创作的短篇小说《取经》获得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他后来以《梦庄记事》为总题的一组小说,以“我”的知青生活为题材,以亲历者的身份讲述经过时间沉淀的梦庄人的一个个往事,其中蕴含了作者对人生、人性的深层思考。他的“古城人物”系列小说,更加注重向历史深处开掘,作品更具文化意蕴。陈冲的小说一直把城市工业企业的改革作为题材的重点,直面现实,在正面讴歌改革生活的同时,又不回避现实中的矛盾,常常从一个侧面来反映时代前进的步伐,又敏锐地写出了改革过程中各种人物的精神世界及其嬗变,并由此形成了他小说艺术的特色。

河北新时期文坛的第二个梯队是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批作家。主要有关仁山、何申、谈歌、何玉茹、阿宁、宋聚峰、贾兴安、于卓、康志刚、丁庆中、水土、赵云江、李延青、周喜俊等。被称为“三驾马车”的何申、谈歌、关仁山成名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他们的小说直面现实,关注国有企业与乡镇的困境,表现改革进程中出现的种种矛盾,在当代文坛掀起了一场“现实主义的冲击波”。关仁山早期以雪莲湾小说系列而引起文坛注目,作品主要反映出从传统到现代社会转换过程中正义伦理的混乱。随后,他的聚焦点从海湾风情转向平原,渐渐把主要精力转向长篇小说创作。他的《天高地厚》《麦河》《日头》《金谷银山》等小说,聚焦乡村的新的变化,关注新型农民的生存现实,《金谷银山》曾被称为是新时代的一部“创业史”。何申在温和的叙述中,包含着他对人性、道德伦理认真深入的思考,长篇小说《多彩的乡村》曾博得广泛好评。谈歌的小说,通过对转型期工厂生活的具体记述,如实地反映了20世纪90年代经济转型过程中正义原则失效、正义意识淡薄、正义实践不良的伦理现实。长篇小说《家园笔记》形式新颖,风格彪悍。何玉茹的小说往往喜欢从小事入手,善于写小人物的内心活动,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叙事中表现出一种对人的存在状态的关注。

河北新时期小说创作第三梯队是一批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80年代的年轻作家,主要有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刘荣书、曹明霞、刘燕燕、王秀云、讴阳北方、唐慧琴、常聪慧、梅驿、清寒、王霜、徐广慧、左马右各、杨守知、张敦、孟昭旺、夜子、左小词、闵芝萍等。

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被称为“河北四侠”,这主要是从他们的创作姿态上来考量的。正是“河北四侠”将先锋小说的写作因素与河北文学的现实主义传统结合起来,使得这一传统具有了新的质素。胡学文的小说往往取材于坝上草原底层农牧民的生活,表现他们苦难的生存状态。浓郁的底层生活气息、强烈的爱憎情感、传奇的故事情节和自觉的艺术追求,都使他的小说达到了一定的艺术水准。近年他的小说开始向人性的深处探索,刚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从正午开始的黄昏》,就是这种探索的成果。刘建东的小说明显吸收了先锋小说在文体形式上的优长之处,在语言叙述上都“洋味”十足,这使他的小说在河北这块历来追求本土朴实的现实主义风格的土壤中显得卓尔不群。他的小说观念新潮,手法先锋,视野开阔,但究其内核却是地道的现实主义。《全家福》《一座塔》《阅读与欣赏》《丹麦奶糖》等获得业界好评。李浩的小说往往具有先锋小说的流风余韵,在对历史的形而上关注中又有对现实的反省。代表性作品有《将军的部队》《镜子中的父亲》等,特别是《将军的部队》,把过去那种阴冷的叙述转向了暖色。和平年代的将军显然也是“多余人”,他在晚年对自己“部队”的怀念,不是对战争的追忆,而是对已故战友友情的温馨眷顾。张楚的小说专注于复杂人际关系中个体的境遇和生存姿态,关切市井小人物的挣扎或溺毙,往往在整体的忧郁哀婉中展现细密绵软的暖意。他的小说叙事精巧而气韵灵动,诗意盎然而又烟火气十足,属于典型的诗化现实主义创作。《七根孔雀羽毛》和《夏朗的望远镜》,把忧郁中的温馨,感伤中的坚韧,犹如川端康成般的颓唐的美发挥到极致。他的短篇小说《良宵》写了底层边缘人的孤寂与温暖,斩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也是当之无愧的。

总之,河北文学的底色是现实主义的。几代作家都努力继承并坚守着这一传统;同时他们又与时俱进,不断发展和丰富着这一传统,使现实主义的道路愈来愈广阔。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