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时间:2021-5-18 作者:花小时

说道朱塞佩·托纳多雷,人们第一反应恐怕是《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或是《天堂电影院》。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他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讲述故事的娓娓道来与画面浪漫的镜头语言相辅相成,每一次观看都能看出不一样的东西。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然而即便是他,也有被称为“滑铁卢”的作品——《爱情天文学》。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光看标题就会让人默认这是一部浪漫爱情片,然而朱塞佩·托纳多雷的叙事习惯,从来都不只是讲述表面故事。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所以他在讲什么呢?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天文学家的浪漫天文学被认为是“最浪漫的学科”,天文学家则自诩为“最浪漫的人”。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所以,当身患星状细胞瘤的天文学教授艾德(杰瑞米·艾恩斯 Jeremy Irons 饰)得知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就开始用短信、信件、录像等方式,给自己的情人艾美(欧嘉·柯瑞兰寇 Olga Kurylenko 饰)留下讯息。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这些讯息,是爱,是陪伴,更是自己仍旧活在这个世界的证明。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而那时,艾美并不知道自己的老教授患病的事。因为隔着距离,他们在一起的六年本就聚少离多,情感的维系,都是通过“信息”来达成的。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艾美身为天文学博士生,在这段忘年恋情中,她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每当自己出现求死冲动时,就会去做危险性的替身工作,在濒死边缘释放自己的压力。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这种生活方式得到了教授的尊重,没有干涉,而是当做平常,幽默地鼓励。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爱情天文学》:生与死的应对,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

只是艾美没想到,意料外的死亡就这么来临了——当自己得知教授的死讯时,“他”却正在和自己发讯息。

生与死,才是隐藏在表面故事下的故事。

艾美:用死换死,为了活着艾美从出场就是个“有故事的女孩”。

她和教授的六年恋情,只能藏在地下。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教授在身边。

或许她自己都说不清对教授的感情吧。除了纯粹的爱情外,夹杂更多的恐怕是对人生导师的尊敬,以及替代了父亲的角色。

艾美和父亲一同出车祸,自己安然无恙,父亲却惨死面前。这样的PTSD让她产生了不该有的自责和内疚,逐渐演变成对濒死体验的热衷。

于是,有危险的替身演员,或是会感受到窒息的倒模模特,成了最适合艾美的工作。艾美就靠着这样的工作体验濒死的感觉然后活过来,又以此赚钱养活了自己。

此时,教授就像是她的保险带。他会放任艾美在安全范围内的放纵,但也不忘提醒她——现实世界还有我在。

艾迪死后,艾美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

她不愿接受教授已死,她想找出掐着时间送到手里的信息是谁发送的。于是她去了教授的家乡,去了Borgoventoso,去了图书馆,去了教授想让她去的任何地方。

走出去。

艾美没有意识到她在走出去看世界,即便满怀悲伤,但这悲伤已不会打扰她继续活着。

艾德:用生换生,抵抗死亡前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尤金·奥凯利得知自己患星状细胞瘤晚期、只有几个月生命后,就放下工作、切断浪费生命的琐事,把时间花在家人身上,从最重要的朋友开始逐一道别,并出版了最后的人生随想《追逐日光》。

我不知道朱塞佩·托纳多雷创作《爱情天文学》时是否受到了他的影响,但片中的艾德也是在生命的最后把时间花在爱人的身上。

他了解艾美的日程安排,算着时间写信、订花、安排好邮寄的时间清单,种种一切,并不是死后还要掌控艾美,也不只是本能地想要延展生命。

因为他了解艾美的伤痛——由于父亲意外身亡导致的心理障碍始终没有克服。那如果当自己的死讯传去,这个本就徘徊在濒死边缘的姑娘,会不会一时冲动而丢弃生命?

为了陪伴艾美走出自己病逝的伤痛,艾德选择了定时发送信息的方式,就好像自己从没离开。

但他更知道艾美一定会想去找出真相,这重重迷雾就是故意留给艾美的,去找出答案的同时,也分散了艾美的寻死冲动。

用生命的最后三个月,安排好一切后事,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死亡,增加艾美生的负担。

引导艾美走出对死亡的悲痛和内疚,这就是艾德的爱。

不是每场生命都能拥有漫长的告别影片中,艾美和艾德的亲密共处,仅有开头的短短几十秒。

艾德离开房间前,顿了一顿,回头和艾美说:See you soon.

那时的艾德已经知道,这会是最后一次与爱人相拥。而后他谋划了一场漫长的告别。

每一段讯息的结尾,都用了“See you soon”,像是生命的拓展,如平行时空、如天堂终相会。

其实,艾德的离去与艾美父亲的离去,正好是个对比。

生命中的告别,很多时候只在一瞬间,仓促得让人追悔莫及。戛然而止的休止符,往往更让人意难平。

艾德的道别克制而平静,只是他也没料到,被丢弃的录制废片会被还原出来。那生命最后的挣扎和痛苦,在我看来,才是对艾美来说真正的告别。

朱塞佩·托纳多雷的这个故事其实不算新鲜。只是他擅长用细腻的表达方法,去讲述百转千回的人生,会让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故事。如果只当做爱情电影看,必定会失望。

影片原名《The Correspondence》,有应对、应答的意思,而我的理解,这或许是一场生死对答。

死去的人需要安眠,活着的人还得生活。

这不禁让我想起《一把青》中,郭轸留给朱青的遗书:

朱青:队友皆殉职,我难逃一死。误你青春悔不当初,不愿委身小顾,请将我抛脑后,快意余生,勿祭,九泉下见你孤单,我必痛入骨髓,魂飞魄散。

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导演,但生离死别之际,人们的反应总是如此相似。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差点以为教授转世成狗狗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