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教授:“无用”的人文学科到底有什么用?| 文化纵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时间:2021-5-25 作者:花小时

《文化纵横》2019年6月新刊现已上市,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在微店购买。

中山大学教授:“无用”的人文学科到底有什么用?| 文化纵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 陈春声 | 中山大学

中山大学教授:“无用”的人文学科到底有什么用?| 文化纵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导读】又到高考填报志愿时,一面是工科、商科等应用型学科继续热门,一面是文科尤其是人文学科鲜有问津。人文学科的出路何在?我们如何理解人文学科和它可能在今天扮演的角色?本文指出,人文学科与人的本能紧密联系在一起,回应的是与人性相关的根本问题,它的重要性在于,思想的提出直接改变着认识世界的观念。在“有用的”学科不断繁荣的同时,如何从“民族的”入手,让文化滋养不仅为国人所享,也形成有助于世界、全人类的思想,是我们必须开始思考的问题。文章原载“近世史研究”,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中山大学教授:“无用”的人文学科到底有什么用?| 文化纵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对于人文学科的“有用性”,我想打一个比方——

中山大学教授:“无用”的人文学科到底有什么用?| 文化纵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一个家里最有用的地方是厕所,其次是厨房。家里最没用的东西,数来数去可以说是墙上挂着的那幅齐白石画的虾。但是家里有客人来了,你会带他去参观厨房和厕所吗?我想,大家坐在客厅评头论足讨论得最起劲的,恐怕还是齐白石画的虾。这就是人文学科。

中山大学教授:“无用”的人文学科到底有什么用?| 文化纵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人文学科跟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人类还没有进入文明时期的时候,文史哲这些学科的萌芽就差不多存在了。我们的祖先在没有文字的时候,已经开始懂得跟女孩子说一些逻辑不连贯但是真情实感的话,这样的表达方式后来被称为“诗歌”,那就是文学的起点;一个亲密的人过世了,大家觉得很舍不得,一定会举行适当的仪式。根据考古发掘,从很早起的墓葬中,一个家庭男女老幼会葬在一起,他们的头颅边上会摆放一些彩色的石子。这些表明,我们远古的祖先已经在考虑灵魂的问题,考虑人类从哪里来、死后又去哪里,这是哲学的起点;又比如,人们记性有限,时常忘记,所以,我们的祖先先会“刻木记事”和“结绳记事”,这是史学的起点。

这些都说明了人文学科的存在是因为人性的需求,它跟物理、化学、政治学、经济学这些学科不同。这些学科是在文艺复兴之后逐渐分立出来的,它们能带来一些实际的、非常具体的好处。比如,物理学可以给我们带来各种新的动力来源,经济学可以告诉我们怎么用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多的回报,甚至政治学、经济学都有这类功能。

齐白石《小虾》,“北京画院”官方网站

但是,文史哲,包括宗教、艺术,就是源自人性,在人还没有很理性地知道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就有这种发自内心的本能需求。所以,人文学科是与人的本能联系在一起的。它的思维方式,包括人才培养的方式,其实是与有着很强理性目的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不同的。

现在,我们终于逐渐地明白这一道理了,二三十年前,我刚出道的时候,大家都在讲历史学有危机,人文学科有危机。大家都说历史学没有用,但是它真的没有用吗?

历史学、文学还有哲学都是一样的,千百年来,他存在的理由恰恰是因为它没有任何必须存在的理性道理,只是因为人类发自本性需要它,它是发自内心的。这些学科的存在不是源于社会进步、经济扩展、政治争斗等功利性的需要,不是因为这些现实生活中赤裸裸的理由。

所以每一代都会有人自然而然地从事人文研究,也自然会有一部分很好的学生跟着做下来。这是人文学科得以存在的理由,也是我们保持学科自信的基本理由。

人文学科根源于人的本性,这是它的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对于人文学者来说,思想的发明要比知识的创造重要得多。

思想的发明是人文学科的根本追求。人文学科不会给你很多实用性的知识,但是它提出的思想可能会改变人们对世界的看法。因为人们对世界看法的不同,他们面对和改造世界的方法也就有所不同,结果,世界也随着改变了。

由此带来人文学科的第三个特点:人文学科中,重要的思想的发明其实都是孤独的思考者独立思考的结果。

到现在为止,人文学科还没有发展出以大团队做大规模研究的成功模式。纵观20世纪的历史,真正改变了人类思想方式的思想家不会超过20个,其实他们都是天才。

第四个重要的特点是,人文学科的思想之所以被社会或同行接受,依靠的是思想的批判,而不是实践或逻辑的检验。它靠的是共鸣,而不是理性的说服。大思想家就是那些能说出别人心里想说却说不出的话的人。

因为思想批判的需要,人文学科要求让很多思想共存,提供很多选择,然后在学术的论辩中,学术从业者和普通民众自觉不自觉地与某一种思想产生共鸣,接受这种思想,这种思想就传布了开来。

由此又带出第五个重要的区别,就是人文学科的进步与艺术家的创造一样,是一种艺术史意义上的超越,而不是在逻辑或实证意义上被取代。

举个例子,不会有谁说因为徐悲鸿的马画的很好,所以齐白石的虾就不行。这就是艺术,艺术是树立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有某种很有意义的超越,这个超越是说,下一代人再也不会完全像上一代人那样画画、唱曲、跳舞、演电影,但反而证明上一代人的艺术成就值得珍惜。所以,从事人文研究的杰出学者可能越老越吃香,他的思想可能已经过时,下一辈学子也不是跟着他的模式做,但是他的贡献还是弥足珍贵。

人文学科第六个重要的特点,就是“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这句话,实际上只对人文学科才适用。

在人文学科里面,所有世界性的伟大发明都是有很强民族性的。这一点只适用于人文学科,法学不行,经济学更不行,只有在人文学科才会有明显的体现。

这就是我在大学里做人文教育的思考。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近世史研究”,摘自《大学的根本》一书,原标题为“‘无用’的人文学科到底有啥用?”。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联系删除。欢迎个人分享,媒体转载请联系版权方。

打赏不设上限, 支持文化重建

长按下方二维码打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