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的长篇小说《子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什么样的美学价值?

时间:2021-5-25 作者:花小时

茅盾的《子夜》不仅是三十年代中国社会属性论战的及时雨,也是体现作者美学观点和见解的一部优秀作品。之前的人们大多关注于它的政治价值而忽略美学价值,但是,真正的艺术家绝不仅仅只给读者提供一个形象化的理论,所以从作品的人物形象和艺术手法来探讨它的美学价值也很重要。

茅盾的长篇小说《子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什么样的美学价值?

一,《子夜》在美学上的突出贡献是成功的塑造了吴荪甫这个典型形象。

茅盾的长篇小说《子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什么样的美学价值?

茅盾是受过左拉的自然主义洗礼的作家,他坚决反对想当然不求实地观察的描写。在谈及《子夜》的创作过程的时候曾说:

茅盾的长篇小说《子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什么样的美学价值?

我是第一次写企业家,该把这些企业家写成怎样的性格,是颇费踌躇的。吴的性格部分取之于我对卢表叔的观察,部分取之于别的同乡之从事于工业者。

茅盾的长篇小说《子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什么样的美学价值?

从这几句话,我们就能清楚看到茅盾在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候所遵循的美学原则和创作方法,那就是从现实出发的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当时的中国,民族工业面临绝境,大批丝厂倒闭,连小小的火柴厂也未能幸免。具体到吴荪甫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无疑是难逃悲剧性的命运。

茅盾的长篇小说《子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什么样的美学价值?

《子夜》发表不久,有人就提出吴荪甫是个英雄,

茅盾的长篇小说《子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什么样的美学价值?

一个新兴的民族思想的企业的资本家在帝国主义压迫下的个人悲剧。

鲁迅就说过,悲剧就是讲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是历史唯物主义对悲剧艺术一般规律的总结。茅盾作为一个现实主义作家,他创造的悲剧形象必然遵循着现实主义悲剧艺术的共同规律。《子夜》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以历史唯物主义和现实主义辩证观点,刻画了这个悲剧人物的两面性。所以,吴荪甫既不是古典英雄式的悲剧,也不是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中的人物悲剧,而是一个挣扎在几条战线上、不同社会意识中的悲剧形象,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

吴荪甫虽然是一个追求利益的资本家,但是有一颗热衷于发展民族工业的心,不屈服于帝国主义资本的侵略。另外,他重视人才,有魄力,有事业心。这就是他之所以让人们扼腕叹息的原因,也是其悲剧美学价值所在。

与此同时,他又有着让人憎恨的一面。

他在政治上向汪伪倾斜,竭力反对工农革命运动,压榨工人,对比他弱小的同行狠辣无情,这都是我们憎恨他、批判他的理由。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他的这些行为与他所处的时代环境是分不开的,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认清历史的发展规律。逆革命潮流而行,这不只决定了他的结局,而且注定了他不能成为一个值得歌颂的悲剧英雄。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那么,对吴荪甫这个人物形象的理解是不可避免带有阶级的局限性,是片面且不符合实际的。

因为,只有真,才能美!

二,《子夜》在美学上的价值还体现在它用现实主义的手法和多样艺术美的创造,展现了我国三十年代的历史画卷

虽然茅盾是现实主义作家,但从《子夜》里,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写实手法刻画的现实生活,还可以看到不少意识流的梦境描写和心理刻画,以及象征色彩浓郁的各种细节。

整体美与细节美我们一翻开《子夜》,扑面而来的就是那五光十色的上海滩,农村如火如荼的农民暴动,歇斯底地的公债市场。这一个个场面,其气魄之大,色彩之美,让朱自清都推崇备至。他说:

“其取材,思想和气魄,都是中国新文学划时代的巨制,这才是站在时代最尖端的作品。”

《子夜》把宏伟的历史画面、广阔多样的社会生活和众多的人物命运有机的融合成一个生活整体。在故事开始到结束不到三个月的情节里,描写了民族资本家、买办、地主、军人、农民等等七八十个人物的生活和思想面貌。重点突出,浓淡相宜,体现了作品多样性的整体之美。

整体美离不开细节美,其二者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在长篇小说里,整体美往往是历史的真实体现,而细节美则是必然性之间偶然性的瞬间描写。就如茅盾自己所说:

“艺术家的本领即在于能够从许多动作中练出一个紧要的描写一下,以表现那人的内心活动,这样写在纸上的一段人生才有艺术价值。”

这样的例子在《子夜》比比皆是:

在描写林佩瑶和雷参谋的暧昧关系,以一片干枯的白玫瑰和一本《少年维特之烦恼》就点破了她内心的秘密。

写冯云卿的时候,通过描写他下决心用亲生女儿实施美人计的过程这么一小段情节,就深刻揭露了他的本性。

动态美与静态美《子夜》这部小说,故事有张有弛,又枝节横生,可谓精彩纷呈。比如:吴荪甫难得因胜利而微笑的时候,就传来工人罢工的消息。还有赵伯韬运筹帷幄,吴荪甫苦心孤诣。当你在为吴荪甫成败未卜而心乱如麻的时候,作者还给你来一曲黄浦夜游。

没有人喜欢单调,同样也没有人喜欢那些平铺直叙的作品,像《子夜》这种曲折起伏的动态美才能让我们欲罢不能。

和动态美相反相成的便是静态美。《子夜》或写幻觉,或造梦境,或以象征的手法描写了让人细细品味的静态美。比如在描写冯云卿让女儿实施美人计最后一段:

他叠起两个指头向眼眶里一按,似乎不相信掉的竟是眼泪。同时,幻想在他眼前浮起来,那娇红的竟不是杜鹃,而是他女儿的笑靥,旁边高高耸立的,却是一缸大元宝。

冯云卿自诩诗礼传家,却为了金钱牺牲女儿,做出这等亵渎祖宗的事。作者通过这段话,惟妙惟肖的描写了一个贪婪的父亲的复杂心理。这种静态描写和张弛有度的动态描写相得益彰,让人叹为观止。

自然美与象征美这部小说结构紧密,作者通过“偶然中有必然”的表现技巧,使得其自然美极富韵味。就如赵家璧所言:

“作者用精慎的布局,把错综复杂的线索织成一部成熟的艺术品,象一幅丝绸般天衣无缝。”

除却自然之美,作者还通过大量象征手法来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暗示作品的思想意义。比如作品的第三章,在描写吴少奶奶经不起雷参谋的甜言蜜语而沦陷的时候,被笼子里的鹦鹉惊醒。她猛的推开雷参谋,抱着那本《少年维特之烦恼》跑到楼上流泪。

这段描写就极具象征意义,所谓的吴少奶奶呼吸过五四运动的新鲜空气,读过莎士比亚和司各德,满脑子都是英俊伟岸的中古骑士。她看不到自己的丈夫就是新时代的精英,做着一些不合适的梦,又没有勇气离开丈夫去找她的中古骑士。这不正是一只被困在笼中的鹦鹉吗?还有那本《少年维特之烦恼》,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呵呵!

综上所述,茅盾用一部《子夜》证明了现实主义思想在创作艺术美的过程中,同样有着强大的表现力,其在《子夜》当中表达的思想和人物塑造极具时代特色,具有非凡的审美价值。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