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时间:2021-5-24 作者:花小时

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丘克(Olga Tokarczuk)获得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获得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成为第15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性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生于1962年。当代波兰最具影响力的小说家之一。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1987年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E.E》《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等,受到波兰评论界的普遍赞扬。她善于在作品中融合民间传说、神话、宗教故事等元素,观照波兰的历史命运与现实生活。曾两次获得波兰文学最高荣誉“尼刻奖”评审团奖,四次获得“尼刻奖”读者选择奖。重要著作《太古和其他的时间》,追溯一战时期的生活,2009年翻译成英文,《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2012年翻译成英文,她的作品融合不同文化元素,文化变化以及移民问题,语言极具风格与原创性。评委会认为她的作品将波兰的神话民间史诗与现代文化风格相结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图说: 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丘克 网络图

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生于1942年,奥地利著名小说家、剧作家。当代德语文学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也是最具争议的作家之一。1973年获毕希纳奖,2009年获卡夫卡文学奖,2014年获得国际易卜生奖。近年来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之一。1965年,汉德克公开发表了他的第一本小说《大黄蜂》,之后遂放弃学业,成为一名自由作家。1966年他的剧作《骂观众》发表后,他开始受到关注。1967年他最著名的剧作《卡斯帕》发表,在欧洲获誉为“play of the Decade”,他的《卡斯帕》已成德语戏剧中被排演次数最多的作品之一,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

图说: 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 网络图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很多人知道汉德克是因为《骂观众》这样惊世骇俗反传统的的戏剧文本,也有人是因为他是文斯德电影《柏林苍穹下》的编剧而了解他。2016年10月,汉德克在中国的首场讲座被安排在上海作协的大厅。汉德克觉得,自己并不能算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剧作家,戏剧只是他写作的一部分。从2013年开始,汉德克的作品被逐渐翻译成中文由世纪文景引进出版,迄今已出版了九卷本的作品集。汉德克认为自己:“是一个很传统的作家。我甚至讨厌叛逆,那是年轻女孩才干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可以看作是托尔斯泰的后代”。而他最近的一部剧作,“我在剧中辱骂人类各种丑陋的方面”,整整一个多小时,演员就是在骂人。但这部剧没有取得太大成功。(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诺贝尔文学奖在10年间颁给了3位诗人,我们的世界依然需要诗歌

北京时间10月8日19时,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来自美国的诗人路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获奖。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她的获奖理由是:for her unmistakable poetic voice that with austere beauty makes individual existence universal.(她清晰无误的诗意的声音、带着朴素的美,使个体存在带有了普遍性。)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诺贝尔文学奖一直以来都很青睐诗歌。1901年所颁发的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便授予了法国诗人苏利·普吕多姆(Sully Prudhomme),理由是他的诗歌,体现了崇高的理想主义、完美的艺术、难得的心灵与智慧的结合。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而回顾近10年来的诺贝尔文学奖,10位获奖者中有3位都是诗人,这个比例可以说相当高了。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或许说明了,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仍旧需要诗歌,甚至比以往的任何一个年代都需要诗歌的慰藉。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近10年来获奖的3位诗人: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2020年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路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炉,汉德克2016年曾经来过上海

路易丝·格丽克1943年生于一个匈牙利裔犹太家庭,她的成长并不顺利,高二辍学,之后长期被抑郁症、厌食症、失眠症困扰,或许正是痛苦给了她过于常人的感悟力,让她能发现平凡生活中的不凡,同时也唤醒了读者们已经麻木的对生活的感知。

她写城市黎明的夜雨:

“我的心已变小;

它只要一丁点儿填充自己。

我看着雨水瓢泼而下

在变得黑暗的城市之上”

(《爱洛斯》节选)

她写闪耀而又孤独的夏天:

“但我们还是有些迷失,你不觉得吗?

床像一张筏;我感到我们在漂流远离

我们的本性,向着我们一无所见的地方。”

(《夏天》节选)

1968年路易丝·格丽克出版了首部诗集《头生子》,至今她已经著有12本诗集和一本随笔集,获得了包括普利策奖、国家图书奖、全国书评界奖、美国诗人学院华莱士·斯蒂文斯奖、波林根奖等的各种诗歌奖项。

2016年

鲍勃·迪伦(Bob Dylan)

鲍勃·迪伦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歌手、音乐人,其实他还是艺术家和作家,他通过如诗般的歌词,令歌词的深刻寓意与音乐旋律成为同等重要的部分。

从1961年发布首张专辑至今,鲍勃·迪伦在流行音乐界和文化界的巨大影响还一直在持续。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他的理由是“表彰其为美国歌曲传统带来的全新诗意表达”。

2011年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Tomas Transtromer)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是瑞典最优秀的诗人之一,也是心理学家和翻译家。他著有诗集十余卷,并被翻译成三十多国的文字。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终生只用诗歌这一种文体进行创作,并被誉为“隐喻大师”,他的作品用意象和隐喻来塑造内心世界,短小精炼通透,他的作品也影响了整整一代中国诗人。诺贝尔奖给出的获奖理由是:“经过他那简练、通透的意向,我们得以用崭新的方式体验现实世界。”

来感受一下他的诗句:

“太阳燃烧着 。飞机低低的飞行 。

投下一个影子 ,一个在地上奔跑的十字架。

有人坐在地里挖掘。

影子到来。

他在刹那间处于十字架的中心。”

(《在野外之二》节选)

“没有人决定我去哪里

至少我自己

但是每一步都必然所至。”

(《卡丽隆》节选)

再往前追溯,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诗人,就是20多年前的1996年了。那一年,诺贝尔奖颁给了波兰诗人维斯瓦娃·辛波斯卡(Wisława Szymborska)。

维斯瓦娃·辛波斯卡享有“诗坛莫扎特”的美誉。她是举重若轻的语言大师,以简单的语言传递深刻的思想,以小隐喻开启广大想象空间。她的诗集《万物静默如谜》2012年在中国出版,一时间成为国内读者的至爱诗集,畅销一时,还掀起了一股国内诗集出版的热潮。

“同样的事不会发生两次。

因此,很遗憾的

我们未经演练便出生,

也将无机会排练死亡。”

(辛波斯卡《不会发生两次》)

这十年,是世界飞速发展得让人有点晕的十年。世界逐渐被科技、消费、娱乐包围,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精神的失落,言语的贫乏,还有与日俱增的焦虑、孤独、疏离。

这十年,诗人们不写诗了,大家也不读诗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诗歌就像今天的热门金曲一样火,在北京大学,诗人骆一禾、海子和西川所就读的中文、法律和西语系,分别拥有自己的诗歌刊物《启明星》、《晨钟》和《缪斯》。

然而,这个梦一般的时代很快结束了。1989年3月26日,年仅25岁的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两个多月后,为处理海子身后事心力交瘁的骆一禾,也因脑出血忽然倒地,十八天后不治身亡。

活着的诗人们也不再写诗,多多当了教授,芒克开始画画,舒婷和北岛最新的作品都是散文。

阿多诺的“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常常被用来谈论二战以后诗歌的处境,我们在今天这个时代,也总是会听到“写诗有什么用”的质疑声。

正如诗人谢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所说,

“在某种意义上,诗歌的功效等于零——从来没有一首诗阻止过一辆坦克。但在另一种意义上,它又是无限的。就像在沙中写字,在它面前原告和被告皆无话可说,并获得新生。”

可是,我们今天阅读李白的诗,没有受到教育吗?阅读屈原、杜甫的诗,没有获得对人类情感的理解吗?

有时候,我们遇到一个优美的诗句,它让我们从中看到了自己,遇到了知己,它让我们重新感悟了生命的美好,可以有勇气继续生活……

其实每个人在心里都深深知道,我们需要诗歌。

所以在疫情期间,我们看到日本援助中国各地的物资箱上写的诗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才会那么感同身受,因为心中的柔软被唤醒了。

央视纪录片《人生第一次》中的第三集,拍摄了云南保山漭水中学的学生。

这部纪录片没有去表现乡村学生求学的艰苦,而是把视角转向一门课程——诗歌实验写作课。

在这门课上,老师带着孩子们感受自然,鼓励孩子们写诗。

写诗对于这些乡村孩子有什么用呢?考试又不考,毕竟高考拿高分,才是最切实能让他们走出农村,改变命运的事情。

诗歌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吗?

这部纪录片给出了一个答案:诗歌确实很难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诗歌可以改变一个人。学了诗歌的孩子,不会去砸玻璃。

有个留守小女孩为在远方的母亲写了一首诗:

“小鸟是大鸟的孩子

白云是蓝天的孩子

路灯是黑夜的孩子

母亲去广东的时候我把我的鞋

放在母亲鞋的旁边因为我是母亲的孩子”

在写诗的同时,她在心里也完成了和母亲的和解。

当我们读到这样的诗句,便不会再去追问诗歌到底有什么用,更不会去怀疑、否认诗歌的意义。

我们读诗、写诗,并非是为了某些现实的功用,或是改变什么,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唤醒我们压抑的情感,让我们尝试探索生命中的各种可能性。

林语堂曾说,假如没有诗歌,中国人就无法幸存至今。

大概不止中国,如果没有诗,世界都会变了模样。

从古至今,世界上众多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诗人创作了无数异彩纷呈的诗篇。

这些诗篇展现了波澜壮阔的世界,表现了人们丰富精微的内心世界。

如果我们能在一生中不断与诗歌发生联系,这将对我们的精神成长产生深远的影响。

诺贝尔奖那么多次将桂冠颁给诗歌,就是在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寻找诗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