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时间:2021-5-24 作者:花小时

在创世中文网官网注册作家,就可以写作发表作品了,操作如下:第一步:浏览器输入创世中文网网址}

有哪些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超越了小说本身?

当然是《琅琊榜》阿!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对于我这样一个极少看电视剧的人而言,随大流看了琅琊榜竟欲罢不能,熬夜二刷。期间带着一个疑问: 这个虚拟出来的梅长苏魅力到底在哪里? 如果单单是因为是个所向披靡的完美杰克苏,靠胡歌的颜值加上苏兄的智商,最多让无知少女来舔屏,不至于让这么多观众有酣畅淋漓之感…… 二刷时很多台词让我有如此熟悉的感觉,让我开始怀疑梅长苏这个人物的原型, 一家之言,抛砖于此,如有疏漏欢迎补充,如有不妥欢迎拍砖。 前方多图预警…… 1、 梅长苏怎么赢的?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通篇看上去梅长苏就像此区唯一一个付费玩家,信息全,帮手多,满级满装备,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唯一能限制他的只有自己的病,还有武林高手和名医神药傍身。 就像涅槃重生的哈姆雷特,带着父亲留下的江湖遗产和人脉遗产掀起的王子复仇记,看上去赢的原因简单粗暴——就是人设和规则的完全不平等嘛。 只是这样吗? 在终极boss梁王的寿宴上撕逼大战结束后,静妃对这场结局有如下解释: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走到这一步,并不是梅长苏的阴诡之术搅弄风云的结果,而是“天下人良心的定论”。 真相总会浮出水面,梅长苏的呕心沥血只是让冤案洗雪的更早一些、更昭彰一些。 即使没有梅长苏,也会有“后世评说”让沉冤得以昭雪。 最后的赢家,不是某些人、某些家族、某个案子,而是—— 良知。 知善知恶是良知,就在每个人心中的自然灵觉处。 梅长苏只是推波助澜的其中之一,他的权谋让故事更精彩,但若要把这最后的胜利归为权谋的胜利,太委屈这部片子了,太委屈了。 既然说梅长苏是其中之一,那么还有其他助苏兄开挂打boss的小伙伴们,为什么要这么死命的帮他? 为报林帅当年恩情? 为了换取功名利禄? 为了对小殊爱爱爱不完? 为了顺便达成自己的某些目的?…… 或者就是为了作者任性用来烘托小苏苏金灿灿的主角光环? 这里来引用一下夏江大人的话: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都是有头有脸有光环的人物,干的却都是随时掉脑袋的事儿,为了一定不是名利,不是情爱,因为这些都不及命重要。 有什么比命更重要? 小苏苏知道: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我想,跟随小苏苏的人们,一定也是一致的“同意楼上”。 来,我们听听这些舍命相助的小伙伴,一个个都是怎么说的: 金殿首告莅阳长公主是关键人物。之前犹豫再三、去而复返,一是觉得让梁王认错难度极大,二是一旦失手不仅自己没命,还要牵连满门亲眷。 这样权衡完百弊而无一利的事儿,她竟还是答应了—— 为什么? 权衡的这一步是千难万险,而另一边只有一颗砝码——是非。 再说说金殿首告的备用人选——言候。 这位侯爷给靖王的回复是“就算到时候刀斧加身,也绝不退缩”。 梅长苏第一次请言候相助靖王的时候,小苏苏什么也不劝,就一句: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言侯为照顾这电视剧表现方式,低头锁眉沉思良久后还把心理活动都絮絮叨叨讲了出来:

如何在创世中文网作家专区发表作品?

说的多在理,不论是图名图利图安稳,都不该选择帮靖王啊。 执着的小苏苏还是那一句:

我不是聋,也不是傻,你说得这些都有道理。但还是请侯爷问问自己的心,抛开这些外因,抛开这些私欲,但问此心是否愿意? 言侯干脆!

给言侯坚毅的表情点赞先。 之前言侯决定相助去拖住夏江的时候,原因是因为“这个决定让我震动——明知是陷阱,明知是虎狼之穴,可是仍然要闯,利弊得失如此明显,却仍然去救” 可见,这位侯爷和莅阳公主一样,也是三思利害、揣度得失的人,权衡之后,仍然是抛开私欲隔断,直问内心——心无私欲之蔽,即是天理。 大家要帮的并非小苏苏,也不是靖王。 而是真相,是大是大非: 或者我们已经不太习惯这种结论了。 在这个利益至上的时代里, 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里, 在这个一心牟利的时代里。 扶个摔倒的老人尚且还要犹豫半天, 看见路边乞讨已经习惯性认为是骗子, 生活的愉悦大都来自吃喝玩乐再在朋友圈晒一晒, 交友为了人脉, 挣钱为了攀比, 没有信仰,没有理想, 怎么去理解这些舍生取义? 但是这么多人追捧琅琊榜,除却对剧作本身制作精良的认可,一定还有触动内心的缘故。 虽然大家好像一时说不清在哪里,但是在情绪被剧情起伏而牵动的时候,在看完全局感到荡气回肠的时候,一定感受到自己发自内心的对剧照人物舍生取义之举的认可。 这是每个人心中都有的良知。 如荧荧一炬,照亮此心。 二、梅长苏究竟是什么人? 好的,小苏苏没开挂,只是得道者多助。 可是这样一个深得人心的形象,真的就是架空历史的虚拟人物吗? 我尝试去百度“梅长苏原型”,看到有人煞有介事依据“大梁”可能的朝代推断原型是一个叫陶弘景的人,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我也只是二刷琅琊榜时的许多台词让我觉得似曾相识,忽然让我想到一位历史上与梅长苏颇为相似的人: 他也是少年天才,家学渊源,内阁首辅称其有状元之才。 也是自小研习兵法,有经略四方之志。 也是入仕不久被朝中奸佞构陷,施以重责,死而复甦。 也是即在朝中为国效力,也在江湖中有众多拥趸。 也是后半生都拖着病躯,动辄咳咳咳。 也是极富军事才能,领兵作战计谋致胜。 也是到死前还在平复叛乱,平乱后病逝归途。 他所处的朝代,也是封建王朝开始由稳定逐渐走向危机和衰败,朝中争权夺利,而他却如暗室一炬。 他身后一朝君王对他的评价是:“两肩正气,一代伟人,具拨乱反正之才,展救世安民之略” 这样说下来,很多应该猜到了。 没错,就是明朝一哥王守仁,心学创始人。 引钱穆先生的评价,阳明自身之道德、功业、文章均已冠绝当代,卓立千古。在宋明学者中,乃莫与伦比。 阳明先生心学所传达的思想极其精妙,我浅薄学习实难窥豹一斑。既然在说琅琊榜,就只挑这里的人物和台词来谈谈自己的理解好了。 考虑到有人没接触过心学,先拣三个要点来说。 一是“知行合一”。既然合一,那么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以谓之知。如好好色,如恶恶臭,闻恶臭属知,只闻那恶臭时已经自恶了,不是闻了后别立个心去恶。这是人的道德觉察。 二是“致良知”。去人欲,存天理,人心即是天理。良知就是是非之心,知是心之本体,只要此心不为私益所阻碍,就是致知。就像言侯那一句“愿意”,不论利弊,只论是非大意。 三是“事上磨练”。心学就是要我们去修炼自己的心,在事上磨练,而不是没事时空谈心学,遇到事比谁都慌。修炼要从内求,而不是向外求。修炼得内心明镜,无物不照,遇到任何事自然有对应计策。 在谈论梅长苏是否符合这几点之前,先谈谈其他几个人。

3、 梅长苏的B面:

夏江与梁王 夏江和梁王是剧中的大小boss,之所以跟梅长苏不在一个阵营,都是一个原因。 这个原因分别被俩人的老婆点明了。 先是夏江,也算是有勇有谋,这方面跟梅长苏也能正经过上几招,但是最终还是上演“铁窗泪”,还被自己老婆当成反面教材来教育孩子:

持心不纯,心被私欲所蒙,无法看见心中的天理、本心之善念,单有计谋与权势,终究不得善果。 梁王呢?

从头到尾,从祁王到靖王,始终都少不了猜忌。他坚持说皇帝的宝座让他变成这样,实则是对皇权的极度依恋和极度保护,让他也看不到心中对是非善恶的判断。 或者说,梅长苏就没有私欲吗?他不也是一心昭雪吗? 是的,但是他昭雪的起因,并非为了自己的名利前程,所以他的最终所求就到昭雪为止,再没有多一步的私下要求:不求重返朝堂、不求位高权重、不求恢复身份。

孰是孰非已然大白于天下,于愿足矣。

4、 梅长苏的A面:

靖王与飞流 飞流看似是个贴身萌宠+僚机,在我看来还有深意。 他就是一颗至纯之心。良知只是的是非之心,是非就是个好恶。向飞流这样一切不讲利弊全凭好恶,像是物理里绝对光滑表面,一个不切实际的极端模型。 梅长苏没有劝住靖王去救卫铮,同时也未自己劝服不住自己而懊恼的时候,飞流直接回了一句“不用”。小苏苏立刻领悟,是自己想多了:

但毕竟,飞流是个极端的例子。与之很像的,就是不那么极端、但也很典型的犟驴子靖王。 心是纯善,但磨练太少,做不到知行合一。明明知道意气用事如以卵击石,但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只有穷尽事理,才能充分发挥天性。他比梅长苏缺的,恰是心中没有足够的良知,这良知需要从外面包罗万象中求取,实践笃行,格物致知。而不能约束自己、任情恣意,也是因为不能从我们内心的良知上精细洞察天理。 于是小苏苏第一次发飙,就大骂他没有脑子。对于一向敬守此心,惊雷崩于前而不改于色的小苏苏而言,这是难得的一次情绪失控。

要知道,之前靖王一次次质疑他的人品,他也不曾恼怒,该献策献策,该讲理讲理。 先是犟驴子靖王误以为梅长苏以郡主当棋子来兴师问罪立规矩,小苏苏并不为自己辩解,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让靖王知道该怎么做:

然后是犟驴子靖王误以为梅长苏献策炸毁私炮坊来构陷太子,小苏苏也并不恼怒,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想好下一步还要做什么:

这些只是权谋吗?

5、再看梅长苏的权谋与本心

梅长苏和靖王都知道共同的目标是什么,但是靖王并不知如何实现,而梅长苏知道。 他既知道目标的光明与正义, 也知道将遇到的艰难与险阻, 知道对手的狠辣, 知道事情的复杂, 知道要付出的代价, 知道要做出的牺牲, 知道要让心如何变得更加坚韧, 知道要如何为朋友挡住风雨。

他知道这个国家需要怎样的统治者,于是要帮靖王守住真性情。 也知道要到达彼岸不可能没有牺牲,沾满鲜血的事,留给自己好了。 飞流贵在至纯之心,但心中无事,无知无行; 靖王贵在时事烦扰中仍能时时照见本心,但未能“集义”,未能事上磨练,知是良知,但终究太少; 夏江问题在持心不纯,虽有谋略,但信念的根基并不稳固,虽致知,但非致良知; 梁王问题在私欲遮蒙,无法用良知做判断,或者说,全然不顾良知的判断。 唯有梅长苏,既怀敬心,又时时集义, 不是空谈大义的理论家,致知力行二事,当齐头著力去做,不是截然为二事。 若无权谋,则行无果,也不算真的知。 不仅知事,更懂知人。 所以他懂飞流,懂靖王, 懂朝臣之心,懂宫羽之情, 懂夏江,懂梁王, 懂皇子争权,懂党争倾轧, 而且把这些人和事都放在心上,又不掺入心里。 最后用郡主的话了结吧:

这颗赤子之心,让我想起阳明先生临终的遗言,只有八个字: 此心光明,亦复何求。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