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时间:2021-5-19 作者:花小时

关注 中国诗歌网,让诗歌点亮生活!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蒙古马”,原产蒙古高原,处于半野生状态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既没有舒适的马厩,也没有精美的饲料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它们在恶狼出没的草原上风餐露宿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蒙古马体形矮小,其貌不扬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然而,在风霜雪雨的大草原上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它们没有失去雄悍的马性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体魄强健,能抵御西伯利亚暴雪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能扬蹄踢碎恶狼的脑袋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经过驯练的蒙古马,战场上勇猛无比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历来是一种良好的军马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马头琴悠扬,骏马驰骋在苍茫无际的草原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现在就来欣赏当代诗人笔下的蒙古马吧!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乌珠穆沁的马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曹宇翔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曹宇翔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来自乌珠穆沁草原的马,从

15 首写蒙古马的现代诗,哪首最洒脱?

马头琴弦,从天空蒙古长调古歌里

浪涛般铺天盖地,飞奔而下

马群呼啸,卷向天边,这时突然

有一匹马,在我面前停了下来

仿佛与我相识,恍若我的前世

长鬃抖落一路苦寒,像个孩子

此刻它就安静地,垂首于我的眼前

身心被它影子握住又轻轻松开

我的胸腔低低回响咴咴嘶鸣

在这初夏之夜,它眨动的密密

睫毛,凝结雪白霜花,水汪汪一双

温和眼睛,是春天明净清澈湖泊

映着草地野花森林,鹰影蓝天

我的脸上,挂满无端的泪水

我听到它怦怦心跳,热血涌流

从天边风雪里奔来的马,为自由

奔驰而生的精灵,这时仿佛又听到

命运召唤,我看到它默默回首

踏踏而去,消逝在茫茫人间

曹宇翔,山东兖州人,居北京。曾军旅生涯多年,大校军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著有诗集《家园》《青春歌谣》《纯粹阳光》《曹宇翔短诗选》《祖国之秋》《向岁月致意》,随笔集《天赋》。诗集《纯粹阳光》获第二届(1997—2000)鲁迅文学奖。

在科仁努都,与一匹马交谈

汪剑钊

科仁努都,沙地,木屋。

一匹蒙古马被拴在树桩上,

它矮小,颈短,宽额,

长而黑的鬃毛骄傲地飘动,

时而踢腿,蹓步,旋转,

时而,无奈地望着空茫茫的远方。

我靠近,它并不躲闪,

仿佛见到失散已久的兄弟,

忧伤的眼神闪烁着一丝亲情

和草原的反光。

围场,乌兰牧骑正在演出,

业余演员与专业观众相互鼓掌,

歌声让落日更显辉煌,

浩瀚的沙棘地凸显布仁孟和兄弟的坚守。

一个小时零五分钟,

我扬头蹲坐,它俯首站立,

所谓咫尺恰好是一种准确的形容。

没有出声,但交谈热烈,

使用着同一种语言,

关于这点,任何人都无须诧异。

汪剑钊,诗人、翻译家、评论家。1963年10月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研究员。出版有著译《中俄文字之交》《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阿赫玛托娃传》《诗歌的乌鸦时代》《比永远多一秒》《俄罗斯黄金时代诗选》《俄罗斯白银时代诗选》《黄金在天空舞蹈——曼杰什坦姆诗全集》、《茨维塔耶娃诗集》、《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阿赫玛托娃诗选》等数十余种。

对 峙

刘笑伟

抬起头来,我看到了一匹蒙古马

穿过黎明扬起的马鞭

在草原上敲击疾风,四蹄踩着闪电

成为呼风唤雨的可汗

它凝视着我。眼睛里的蒙古草原

唤醒了一大片飞驰的武士

骏马奔腾,让诗中的动词

在马背上跳跃,剑光席卷历史

对峙,心也有眼睛。我看见

自己背上长起驼峰,储存了

一个小小湖泊的水

隐藏着徒步穿越沙漠的梦想

抬起头来,与蒙古马对峙

渐渐看到了自己,奔波,隐忍

无惧死生,通体刺出光芒的利剑

成为时光草尖上的神

刘笑伟,河北人,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军事文学委员会委员。现任《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大校军衔。先后出版十几部著作,多次获得军内外文学奖项。

蒙古马

阿 信

我读过《蒙古秘史》,但不懂骑射。

我没有追随过哲别、木华黎、拖雷和旭烈兀,

也没到过欧洲和阿拉伯……我只在

库布其沙漠边缘,见过几匹

供游客骑乘、拍照的蒙古马——

落日西垂,人世半凉,景区开始清场

那几匹马,神情落寞,令人悲伤!

阿信,出生于1964,甘肃临洮人,长期在甘南工作、生活。著有《阿信的诗》《草地诗篇》《那些年,在桑多河边》等多部诗集。曾获徐志摩诗歌奖(2015)、西部文学奖(2016)、中国\”十大好诗\”(2017)、昌耀诗歌奖(2018)、陈子昂诗歌奖(2019)等奖项。

蒙古马

潘 维

忽必烈的蔷薇,

异乡的死神,

抵御西伯利亚暴雪的烧酒;

蒙古马,蒙古马,

你已完成了永恒,

你矮小、雄健的坚韧已缰绳松垂;

那蹄声溅起的白云,

那被绿风囚禁的草原,

那疲惫者,像断弦的弓,光芒暗淡;

那使帝国膨胀的一道道幻影,

如黄河利剑,

刺穿白夜。

英雄,是比夜色还沉重的黑,

蒙古马

驮着这样的天。

长鬃上,北斗星的镣铐叮当作响;

蚊虫在给戈壁滩授精,

野生的睡眠赤裸。

那踢碎狼王脑袋的力,

向着高原

平静;

像一种无敌的铁血形势,

召唤着,

召唤着旗帜回家。

潘维:1964年出生浙江湖州。多年生活杭州。现居上海,著有诗集《潘维诗选》《水的事情》《梅花酒》等。作品被多种语言翻译。获柔刚诗歌奖、天问诗人奖、两岸诗会首届桂冠诗人奖、闻一多诗歌奖等十余奖项。进入教育部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组编的《中国新文学史》。国家一级作家。

另一匹马

谷 禾

过完这个冬天,这匹老马

将成为模糊的记忆

它的鬃毛飘舞,褐色的眼睛

藏尽白昼,而湿热响鼻

带来温驯的良夜。它背上汗湿的鞍子

蹄花开在马厩里

作为骑手,你更爱勒住马缰

抱紧它的脖子

抱紧它咴咴的嘶鸣

抱紧一道闪电飞去草原深处

……它在烂漫野花前

停下来,它在噼剥的篝火前停下来

它在大雪里一点点变老了

又用散开的老骨头,生出另一片孤独的草原

谷禾,1967年出生于河南农村。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写诗并发表作,著有诗集《飘雪的阳光》《大海不这么想》《鲜花宁静》《坐一辆拖拉机去耶路撒冷》《北运河书》和小说集《爱到尽头》等多种。现供职于某大型期刊。

青聪马

亚 楠

呼伦贝尔长风

猎猎如神箭射向天宇

时光深处

奔驰的想象

浩渺

在内蒙古高原绽放

哦马的神话

演绎千年沉浮聚散

雄悍秉性

如呼啸的烈焰狂奔

不息

长鬃飘逸啊,青聪马

穿云破雾

两耳剪动的秘密在于

草原狼

越过山水草木

而它水灵灵的眼

放光——

即使伫立不动

体内也有一道惊人闪电

如激越的

鼓点击打人心

亚楠,本名王亚楠,新疆作协副主席,伊犁州作协主席。已在《诗刊》《人民文学》《十月》《花城》《星星诗刊》《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诗近200万字,多次获得国内诗歌、散文诗奖项。

谣曲:蒙古马

古 马

在狼山和乌拉山下有一群野马

任选一匹坐骑就可以到达她心里

在色尔腾山和大青山下有一匹野马

它比昨夜的流星还快

它扬起飞快的后蹄

踢飞一头追袭的苍狼

狼皮剥下正好当作褥子

请她和春天一起躺下

躺在青草野花当中

野花是青草的呓语

遮住了她的胸腹

百灵鸟叽叽喳喳

远处山坡矮曲林中马的影子和云影相互撕咬、吞噬

像爱的尽情的游戏

古马,当代诗人。1986年写诗至今。曾获甘肃省委省政府第四、第五、第六届敦煌文艺奖,2007年度人民文学奖、《诗选刊》“中国2008年度十佳诗人奖”、中国优秀诗集奖、首届朔方文学奖、扬子江诗学奖、李杜诗歌奖银奖等文学奖项,被授予甘肃省第二届德艺双馨中青年艺术工作者称号。主要作品有诗集《西风古马》《古马的诗》《红灯照墨》《落日谣》《大河源》等八部。

一匹小马驹来到草地中央

剑 男

这是黎明的草原

青草把春天铺到了天边

这是黎明的草原

野花带来生命欢愉的气息

这是黎明的草原

流水镀上金光

穿过一个人心扉上的弯曲

这是黎明的草原

一匹小马驹

正缓缓来到草地中央

它那么小

却使草原呈现某种崭新的秩序

剑男,原名卢雄飞,湖北通城人,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文学创作,发表有诗歌、小说、散文及评论,有诗歌入选多种选集及中学语文实验教材,著有《激愤人生》《散页与断章》《剑男诗选》等,现在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任教。

驭 手

大 解

草原是一张地毯,不能被撤走,

因为马在上面吃草,马不能被赶走,

因为驭手还未到来,驭手,

出生过了,不知何时再来。

神的住地,

有消逝的蹄声,

也有隐匿的星光在夜晚

回到白色的帐篷。

在天空也罩不住的地方,

大地向四外延伸。

我想拥有一匹马,

走过千山万水,再回到草原,

我不是驭手,而是一个归人。

大解,原名解文阁,1957年生,河北青龙县人,现居石家庄。主要作品有长诗《悲歌》,小说《长歌》,寓言集多部,作品曾获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夜里围聚在星光下的马

横行胭脂

在乌珠穆沁,只有马蹄了解草原的地理

只有乌珠穆沁马,掌握着草原的秘密

哪一片山崖陡峭,其中藏有老马的骸骨

哪一处河水展开蓝色的绸缎,留住了一群马的影子

这些,只有行走在途的马通晓

在乌珠穆沁草原,只有牧人和马匹如同上帝

能与光滑的星光直接对话

零下40度的夜里,风冻伤了草原的躯体

缓坡上的碱草、冷蒿、大针茅和葱草也进入休眠期

而夜空星辰密集如暴雨,向草原倾泻

牧人在马背上深眠

星光安抚他的疲惫

群马围聚在牧人身边,一动不动

生怕吵醒熟睡的主人

这群身披星光的马,它们不会逃逸

它们忠诚地等待主人醒来

等待明天继续的征程

横行胭脂,本名张新艳,湖北天门人,现居西安。陕西省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山花》、《青年文学》、《光明日报》、《天涯》等几十家刊物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评论一百多万字,参加过诗刊社第25届青春诗会,曾获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第三届柳青文学奖、西安市骨干艺术家奖、陕西省优秀签约作家奖、陕西青年诗人奖等、首届黄河金岸诗歌节创作一等奖等奖励。诗集《这一刻美而坚韧》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翻山越岭回草原

——有感于一匹被送离家乡的蒙古马历经数月的长途跋涉回草原故乡的传说

友 苓

繁星点点 月光清澈 一声低吟

头晕沉 睁开密密睫毛的眼

甩甩长长的白鬃毛

四肢和躯干没能动弹

狂潮般的疼痛将全身吞没

昏睡去 在这不知名的山崖边

是哪日翻滚下了坡

伤口还有血在流

新伤 旧伤

滑亮的皮毛上刻下道道痕

何足惜

最痛莫过思念的痛

痛彻心扉总是挥不去

那蓝天 那绿草

那风 那雪 还有一起奔腾的你

不知道

为什么身不由己落他乡

却明了

一息尚存就如疾风上归途

再见晨曦洒大地

泪眼四顾 迎风立

北风阵阵牵引着我

风餐露宿 夏秋冬

峭壁险滩阻不断

一往无前 呈英豪

纵身跃

翻山越岭回草原

飙风迅雷

让泪水在风中飞

山影 树影 一幕幕过

一溜儿的飞尘遮望眼

轻嗅北风吹来的花草香

耳边似有你的长吁声

不变的步伐清脆的响

踏在祖先的足迹上

砂石中 扬尘里

可怜梦断他乡的遗骨啊

别长啸 莫哀鸣

承袭在我涌动的血液里

春风吹绿大地前

同归魂牵梦绕的大草原

那一日 天晴地阔霞光飞

余晖勾勒闪金边

远远望 没有错

影绰的是不曾改变的我

或太久 你已忘

传说里去如闪电的白色飞箭簇

或许你已认不出

满是灰尘沧桑的脸

时光飞度 天地改

你在我心底 我回到这里

一声嘶鸣 彻云霄

千千万并肩齐奔腾

终回温暖的怀抱里

锡林郭勒

我的家

赵友苓:加拿大加中马术、赛马、马球协会会长。

入琴记

董国政

像一个修行的人

从木质的黑暗中来

到琴弦的光明里去

来到琴首,方知我是一匹马

在我身边,万马集于弦下

它们立誓,请缨,一拨接一拨出发

在此之前

风,花草,牛羊和黄蜂劲旅

都已奉旨赴命

两根弦

像两条平行的江河,在日月间穿梭

我上上下下奔跑

打开春风的门,推开草地的窗

杨柳依依,伴我走四方

弦入草丛,总有惊涛闪电

弓进草垛,遭遇苦涩甘甜

蜜蜂酿造的蜜,随着白云流淌

蓝天像一片甜湖

轮台吻出的虹,让琴声画出色调

毡帐排出了几重孤独

我弦上的牧歌,秋风一样缠绵

我弦上还有长川,流出去牧羊人的忧伤

琴柱的记忆里也有光辉的队形

雄鹰展翅,驼铃催征

牧民们围拢着我,把我酿成一坛老酒

他们反复与我勾兑

我们在哪里相遇

深渊就在哪里消失

董国政,男,生于60年代。新闻工作者。现供职于解放军报。诗歌散作见于《诗刊》《解放军文艺》《诗歌月刊》《星星》《扬子江诗刊》《安徽文学》《阳光》和解放军报《长征副刊》等。

骏马的一生山河苍茫

戎 耕

祭拜过这座巨大的寂静的敖包

前面就是克鲁伦河

这母亲般的河流是长调的源头

苍凉深处,饱含温暖

轻轻穿越这片夏牧场和额吉的蒙古包

不远处便是宝格达山

这梦幻般的山峦仿佛命运的昭示

烽火般隆起,陵墓般无言

——这是一匹黑骏马

出生在神出生的地方

——这是一匹被称为钢嘎•哈拉的黑骏马

神一般巡视祖先的河山

我们从哪里来呢

传说中的西征东归,还有

谜一般的预言和谶语

都像是一条消失在黄昏尽头的路

我们到哪里去呢

大地上青草不语,长生天深藏玄机

比一生能到达的地方更遥远的

一定是万丈豪情和一寸眷恋

迁徙,漂泊,逐草而居

征战,生死,英雄远走他乡

让我梦里回到我出生的毡房吧

大草原上的灯光,是生命的栖息与安放

与草原相依为命,每一匹马都深谙草原的

身世。以使命般的奔驰寻找远方

以烈火瞭望天下,以长歌回望故乡

骏马的一生啊,山河苍茫

戎 耕,本名丁海明,一九七二年五月出生,故乡在鲁北平原一个名叫古城的小地方。一九九〇年三月入伍,历任驻京某部战士,驻云南边防某部、驻新疆南疆某部基层带兵人,一九九六年步入解放军报社记者行列。现任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网络部主任,陆军大校。诗歌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解放军文艺》等。

蒙古马诗篇

太 阿

走过黄河

泛滥的黄河此刻静如处女,黄中带血。

她所追求的,是片刻的完美典范,

所有杜撰的诗篇都比不上夕阳

和河边埋头饮水的蒙古马。

茂盛的野草试图掩盖一切。

身后鄂尔多斯,眼前阴山剌勒川,

脚下是钢铁相连的船与轮胎,

心突然软下来,下车,浮动一波炊烟。

友人就在不远处,他了解黄河的卑微

如同自己的前生今世锅碗瓢盆,

盲目崇拜可能带来嘲笑。

想起某首歌,但不敢高声唱,

大转弯的黄河瞬间跌落在天苍苍野茫茫的天赋中,

谁也取不走其中一滴水,

也牵不走一匹马。

2014.8.23 包头 过黄河

太阿,本名曾晓华,苗族,1972年出生,湖南麻阳步云坪人。1994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数学系。自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诗集《黑森林的诱惑》(1993)、《城市里的斑马》(2012)、《飞行记》(2014)、《证词与眷恋——一个苗的远征》(2017),散文集《尽管向更远处走去》(2000)、长篇小说《我的光辉岁月》(2001,被沪港澳新加坡等地权威机构列入中学生课外阅读推荐读本)等,与人合著《六户诗》等。部分作品被译介成英文、法文等,入选多种年选、排行榜和其他重要选本。曾荣获十月诗歌奖(2013)、首届广东诗歌奖(2014)、首届深圳十大年度佳著奖(2014)。曾受邀参加第37届法国巴黎英法双语国际诗歌节。现居深圳。

读完这些写蒙古马的诗篇你是否对草原多了一份向往?

本文由 中国诗歌网 编辑整理

稿件来源于作者,图片搜集于网络

一 键 关 注

中国诗歌网

每一匹马都深谙草原的身世。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