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文学价值如何?

时间:2021-5-26 作者:花小时

山石道人评红楼梦的文学价值,历史研究价值

《红楼梦》的文学价值如何?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红楼梦》的文学价值如何?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红楼梦》的文学价值如何?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古往今来二百年,红楼梦始终是文化领域的一朵奇葩,经久不衰,成为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首,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

毛泽东主席对红楼梦曾有过高度评价。毛泽东谈《红楼梦》:不看三遍没有发言权

毛泽东对古典小说情有独钟,而其中最令他倾心的无疑就是《红楼梦》了。无论是在戎马倥偬的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在如火如荼的国家建设时期,毛泽东总喜欢提到《红楼梦》,并用不同的视角来解读《红楼梦》。

《红楼梦》不仅要当作小说看,而且要当作历史看

毛泽东对《红楼梦》的评价向来很高。1956年4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他谈中国和外国关系时提到:“我国过去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不是帝国主义,历来受人欺负。工农业不发达,科学水平低,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

在毛泽东看来,把《红楼梦》当故事来读,是读小说的初浅层次;把《红楼梦》当历史来读,才能进入到读小说的较深层次。

如何把《红楼梦》当历史读,毛泽东的观点可以归纳为两点:第一,要了解《红楼梦》的历史背景,以及《红楼梦》中的思想反映了怎样的历史进步要求。第二,要把握好《红楼梦》的历史内涵,要把它看作是中国封建社会走向衰败的一个缩影。

《红楼梦》书中包罗万象,被称为“百科全书”,因为视角不同,所以每个人眼里都有一部 《红楼梦》。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1961年12月20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大区第一书记会议上,当刘少奇谈到自己已经看完《红楼梦》,说该书“讲到很细致的封建社会情况”时,毛泽东说道:“《红楼梦》不仅要当作小说看,而且要当作历史看。它写的是很细致的、很精细的社会历史。”

1964年8月,他在北戴河同哲学工作者谈话时还说道:“大家都不注意《红楼梦》的第四回,那是个总纲。第四回《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讲护官符,提到四大家族……讲历史不拿阶级斗争观点讲,就讲不通。”

毛泽东提出了“第四回总纲说”,是理解整部小说的“一把根本的钥匙”,而那张“护官符”则从另一个侧面,揭示了封建统治阶级维护其统治秩序和地位的牢固形式和法宝,反映了他们利用这一法宝对财富的剥夺和占有,对平民百姓的肆意欺压。而这一切,没有敏锐的阶级斗争眼光,是不容易发现和领会的。

毛主席曾嘱咐开国元勋读红楼梦需要六七遍,不仅要看阶级斗争,更重要的是以古鉴今,把红楼梦当历史读,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可见毛主席对于红楼梦文化的高度评价。

红学界纷纷扰扰从不休

红学界对于红楼梦的各种分析评价,引用当代红学的乱象描述,红学界的“热闹”,有目共睹。据有心人统计,每年出版的仅“《红楼梦》研究”性质的图书,就达百余种之多。更别说有关《红楼梦》改编、再创、重播等等衍生物了。当然,在这些“热闹”当中,一些对《红楼梦》过度阐释的,以及或戏说,或歪说,或臆说,或假说,或妄说,乃至或邪说的东东,更是目不暇给。还有某些借《红楼梦》扬名、博利、炒作的,也是屡见不鲜。这其中,自然折射出了人心的浮躁、社会的功利、道德的滑坡等。正因为红学界太过“热闹”了,以至有学者称,“远离红学界”(胡文彬语)了。也有论者称,“红学,红学,多少垃圾假汝之名以行”(吴铭恩语)。更有网友称,“红学都烂了大街”。

红学界的“冷清”,也是有目共睹的。红学界之所以“冷清”,其原因之一,或是“学术腐败”所致。有学者称:“近年来,追逐名利,剽窃抄袭别人学术成果;伪造篡改史料证据,肆意创立所谓‘新说’;学术造假,骗取名利;评定学术成果走关系、点票子、造场面,学术水平成了卑微的‘小妾’;混淆学术与娱乐的概念,制造假学术;学者轻学术研究,重社会活动,轻学术创新,重名气创收;学霸作风越演越烈,学术批评渐行渐远……”(胡文彬语)如此等等,势必会冷了《红楼梦》爱好者的心,致使红学界日渐“冷清”。另也有论者称:“好多人说,红学成绩很大,就用论文和书籍量计算,实际上八九成根本没啥意义。炒冷饭,基础水平低,随声附和的都有。”(樊志斌语)

红学界何以“热闹”,有网友称,红学研究反正“没有标准答案”,任谁都可以“煎饼果子”来一套;也有论者称,“没有学术门槛的红学逐渐从一门专学蜕变成一种行为艺术,谁都可以扯着嗓子嚎上两句”(苗怀明语)……

红学界何以“冷清”,原因或有许多,但是在我看来,除了所谓的“学术腐败”外,最最根本的或有两点:首先是,有关曹雪芹的史料,多少年来一直没有“重大发现”,一些旧的史料两百多年来已不知被多少人反复咀嚼过多少遍了却依旧有人在津津有味地咀嚼但却没有咀嚼出新的味道,反还将他人的余唾杜撰成文乃至付诸梨枣;其次是,许多《红楼梦》的研究者或爱好者已不再或很少翻阅《红楼梦》原著了,而是大量阅读他人对《红楼梦》的解读以至于忘了自己的“初心”忘了自己是因何前行的了乃至使自己在苍苍莽莽的荆棘丛中找不着北了……

红学界的“热闹”,症状之一,或是“乱象”丛生

关于红学“乱象”,有胆大者曾这样梳理过,称周汝昌的“脂砚斋即史湘云”说,霍国玲等的“竺香玉、曹雪芹联手谋杀雍正”说,刘心武

的“秦可卿是废太子女儿”说,欧阳健的“程前脂后”说,土默热的“《红楼梦》作者洪升”说等,皆是。以我来看,这并不是说凡是与主流红学界相左的观点都为“乱象”,但也大致不差。

红楼的经典演绎,经典中留有缺憾

87版红楼梦的经典与缺憾,经典角色陈晓旭把林黛玉演活了,生生把自己演成了林黛玉,音乐歌曲《枉凝眉》,《红豆曲》,《晴雯曲》等经典曲目,但遗憾的是当时技术条件不成熟并未解读出红楼梦的真实意境,更多的是以戏曲方面演绎出书中精简后的情节。

09版的红楼梦,在特效及场景演绎上超越了前作,但其内容却是生搬硬套红楼梦书中台词,书中大意用毫无感情的解说变作旁白,诡异的背景音乐更像是一部恐怖鬼片,加之当时红楼梦中人活动的媒体炒作,整部剧看来更像是一场选秀活动,推出了一批青年演员。

红学百家纷扰繁杂,很多学者却钻了牛角尖,未能了解其真意,

今日山石道人重读红楼,将分系列系统的为喜爱红楼梦的朋友们解说 如何正确解读红楼梦,以正视听趋避缪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