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的文学观——听中国散文学会会长叶梅回乡讲座有感

时间:2021-5-26 作者:花小时

文/吴付木

神圣的文学观——听中国散文学会会长叶梅回乡讲座有感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著名作家叶梅归乡恳谈会”,又一次让我领略了这话的魔力。2021年4月13日,注定是我有生以来难忘的日子。是日下午,古色古香的东阿影视城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中国散文学会会长叶梅老师。

每年春天,叶老师都会到其父亲出生地——山东东阿鱼山——进行一次特殊意义的故土之旅。作家、泰山文艺奖获得者范玮与其交往甚蕃。我称其为“老师”,倍感亲切,她的写作成就与经验必然是我的老师。在得知我是东阿一中一名高中语文老师时,她很高兴,说:“我最喜欢与老师交流。”一个亲切的“老师”的称呼,能抵得上任何苍白的语言。她的真诚、随和、感性而又不失理性的性情,给了我极深的印象。

我对叶老师的了解有很多渠道。一是《东阿面孔:叶梅》,二是她的散文《永远的鱼山,永远的故乡》,三是2018年北京卷高考语文试题,四是百度,五就是这次的殊遇了。我知道叶老师的经历很丰富,创作多样化,写作态度极其严谨,更知她是那样的眷念故土。每年清明时节,她从湖北恩施(或北京)来到山东东阿鱼山脚下,千里迢迢,不曾间断。这是何等的情怀啊!

她说:她很幸运的生在江河之间。这江,是长江;这河,是黄河:中国两大母亲河。没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上苍的恩赐,更何况一个作家。而她真正的是“生在江河之间”:鱼山,滔滔黄河;巴东,滚滚长江。因此,这瑰奇的地理人文让她的文学有了不一样的气魄与情韵。她告诉我:她准备以一个独特的视角写一个“鱼山系列”——鱼山,不是别人的鱼山,是叶梅的鱼山。一听,就特别诗意,就特别期待。

叶老师是一个作家,一个真正的作家,一个优秀的作家,一个突破自我的作家,一个发出光亮的作家,一个既站在高端又接地气的作家。这次恳谈会,让我对叶老师的印象逐渐由模糊而明亮起来……我的文学视野顿时开阔了许多,文学洞见也深刻了许多。

何以言之?就在于叶老师在不经意间宣示了她的文学宣言,表达了她对当前文学创作的独特看法,以及文学的使命是什么。这是我写作本文的重要原因(当然,还有无限的敬意)。

那么,叶老师的文学观有哪些呢?

一、文化是硬实力。“文化软实力”常不绝于耳。“文化硬实力”,耳目一新,振聋发聩,文化之作用陡然提升。理性而思,很多乱源、恶性事件,一些不和谐音符,与文化有千丝万缕之联系。增强文化自信,刻不容缓,任重道远。叶老师之真知灼见、责任担当让人钦佩。

二、文化基因血脉相连。中华民族有很多重要的文化基因,自强不息,尊奉孝道,眷恋家园……荆楚文化与齐鲁文化,长江文化与黄河文化,在叶老师的文学创作中完美融合,每年“鱼山——寻根之旅”已成为其不泯的情结。文学创作的脉动不能没有文化。

三、构筑精神大厦。叶老师强调,作家要有强烈的写作欲望,要听从生活与时代的召唤,要为国家民族的现在、未来书写,要有高高的精神大厦的矗立。这样的高度是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达到的。

四、文学是人性的挖掘。文学的根在人性,魂在人性。文学不仅挖掘人性的丑陋,更要挖掘人性的美好。只有挖掘人性,才能触及灵魂,才能引起共鸣,才能久远。

五、文学要发出光亮。文学要为我们的民族点燃一盏灯,一盏明亮的灯,要传播善、阻止恶,要光照别人,要烛照人们的灵魂。叶老师指出,善恶终究由文学传播(有些文章、作品就是垃圾,必须有分辨能力)。这是一种理论勇气。事实确实如此。所以,文学创作是严肃的,神圣的,容不得亵渎。叶老师就是一盏灯。从她的言谈中,我感受到了她沉甸甸的责任。

六、乡愁不只是一声叹息。这是叶老师的一个重要文学理念,是她对乡愁文学“雷同化”而生发的理性思考。乡愁固然有叹息,但是不能仅限于此。美丽乡村建设,有很多可喜的变化。作家思维不能固化,要有新的发现,新的表达。

七、生态散文堪当其任。“两山”理论深入人心,美丽中国建设有声有色。叶老师小说中有很多生态资源,散文更是。她始终行走在自然第一线。《黄河入海》《根河之恋》《有条河的名字叫龙船河》……都有深挚的生态情愫。她痛感于环境的破坏,她时刻在倾听生命的召唤……与叶老师晤面,我真正领受到了她的生态情怀。她说:很多年前来到老家鱼山,看到断流的黄河,几欲流泪……“这是我心中的黄河吗?”欣慰的是,如今的黄河长年奔腾……她又谈到玉龙雪山,对那些大喊“玉龙雪山,我来了!”的“狂徒们”,她惊诧不已:“人类就是这样践踏自然,而浑然不觉。”她以实际行动保护生态,驻足山下而不登。此情此景,我泪眼模糊……因此,我也明白了她为什么作为中国散文学会会长而众望所归。

八、写作是一种生命存在。我非常赞同叶老师这个观点;我不止一次告诉我的学生。我认为有两层含义。作家立身之本,是作品,是写作。没有“产品”,没有精品,就不能称之为作家。作家的生命力、创造力,就在于不断奉献精美的精神食粮。这是其一。其二,作家的生命,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一生,更是永远,而使之永远的是作品的千古流芳。

九、作家跨界亦生辉。作家跨界并非时髦,关键是跨什么界。徐迟写《哥德巴赫猜想》,具有划时代意义,文学与数学就这样鬼使神差地联系在一起。我们要感谢徐迟,感谢他的辛勤付出,感谢他对科学的虔敬。众所周知,叶老师在小说、散文领域颇有建树。而她近几年在报告文学领域又有新的突破,勇敢的跨界了。她感叹于整个民族、国家的变迁,从时代发展与人民生活中来,她写了两篇长篇报告文学——《北斗北斗,中国科技这十年》《大对撞》。她谈到中国科技的飞速发展,非常动情……

十、作家不能为获奖而写作。你也许愕然:不为获奖写作有何意义?为获奖而写作,是一种近视,一种功利。作家要坚守自己正确的写作追求,要有自己的写作风格,要有高远的写作境界。叶老师以茅奖得主阿来之《尘埃落定》为例说明。

十一、文学不是为自己而写。为自己而写,是随笔,或者说是日记,称不上文学(当然,对于写作爱好者,不反对为自己而写,相反,这是一种很好的练笔)。这看似不经意的观点,却道出了文学的使命。“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文学的两大属性——人民性、时代性——告诉我们,文学不是小打小闹,关乎时代、国家、人民、民族。这是一个国家级作家的胸怀。

十二、作家不能原谅自己。叶老师有着极其严谨的创作态度。一小事即可明证。她说,她的一篇散文前边写道“月亮升起来了”,后边有“月亮又升起来了”。她觉得很对不住读者。在报纸第二天就要刊登之际,她当晚接近十点打电话,让编辑加上两个字——“高高”,“月亮又高高升起来了”。她方心安。叶老师之严谨由此可见一斑。

最后,叶老师强调文学创作要注意四点:(1)要有真正的生活体验;(2)真情表达;(3)有新的发现;(4)文字优美。这是经验之谈。叶老师的作品就具备这样的特点。

叶梅老师的文学观,如此神圣,让我受益无穷。

这次“恳谈会”总感觉意犹未尽,两个小时很快结束了。与会人员与叶老师愉快合影。

我回到家里,又打开《桑梓情深》这本书,再次读叶老师《永远的鱼山,永远的故乡》,我的眼眶湿润了:

从夜色中看到那小小的鱼山,倒也像一座楼,只是比楼房多了百倍的傲然。月光勾勒出它的脊梁,嶙峋凸起,一派苍茫,原来已是几万年。

盼望叶老师再回到家乡,听君一席谈……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